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客邪】潮

OOCOOCOOC毫无意义的摸鱼,慎入!
——————————————

潮落。
这一幕如天地倒悬。滚滚巨浪如雪崩,尘世皆湮灭在这潮中。
海天一线间有一人独立。红衣翻卷,远望似狂兽躁动不止。
而那人巍然不动,一色银蓝间刺目如火。
一白马自后而来,马上人青衫翩然如少年。
青衫人在红衣客身后勒马,利落翻身,一手将马头反手推开,一手已扑向那红衣背影。
红衣客本如立像般的身形倏忽一动,此时恰有浪头迎面而下,再看去时便见红衣客朝江边轻飘飘点地飞出,青衫人已落在他原处。
这潮一浪猛过一浪,眼见那近处的已然要将红衣客吞没。青衫人却不慌不忙顺势一回手,便如那收纸鸢之人,拽着一角红衣将那人拉回来。
红衣客这次并未有所动作,真如那鹞子般被青衫人揽入怀。
浪头扑下来。两人身影瞬间弥散在天地间。
“施主何处来?”
“自是潮中来。”
“便往何处去?”
“往红尘中去。”
“既如此,且放手罢。莫要脏了我的僧袍。”
“怎会?我即是潮,便有红尘,也保得你清净无垢。”
“你便是潮,又要佛家何用?”
“三千世界,只有空门收得下潮。”
潮起。
天地倒悬,再不见一袭青衫或一点红衣。
在那潮永不能及的远方,只见一白马。
一双人。



——————————————
睡不着摸鱼。写的爽,看完就想删了……还是没舍得QAQ不知所云的碎碎念QAQ超喜欢客邪呜呜呜喜欢死了但粮好少啊呜呜呜自割腿肉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