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

这里小谶子
最近应该沉迷藕饼
幸会么么哒!

今晚群里聊天上头感谢姐妹安利广播剧呜呜呜
喜欢这么多年终于交了党费(?)虽然真不会P图呜呜呜
希望抛砖引玉出大佬入坑产粮1551

这时代不许凡人伟大    不存普世公正
多少碑林才成就    时空中片刻相拥
他有银河铺来路    星海做征程
与一盏毕生都等待他归家的晚灯
——《淤泥深处的星星》
林将军生日快乐——我谨代表地球向您送上祝福。
愿人类文明如您所愿,得以安宁;愿您余生安好,岁月无忧。

性与死亡有着相同的脸。
—— @立树_boom 《予死亡》
闲来刷手机,忽见此句,惊为一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吹爆太太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神仙太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间烟火
“大抵所有葱葱岁月,一如你之于我的人间烟火。”
不想学习.jpg

我生于长空,长于烈日。我翱翔于风,从未远去。——宋声声
“亲爱的姑娘啊,请不要为我哭泣。”
“漂亮的生命啊,从不向命运低头。”
P图过头.jpg

江湖归梦——《茶磨铭》
第一次试着认真p图纪念|ω・)

【藕饼】山海

2.


千丈海底。

失去唯一的珍贵鳞片的龙族盘折在石柱上,低沉而悲伤的吼叫低低地回荡在岩浆上,然而所有的龙眼中都饱含了死死压抑的希望。

黑光坠落在老龙王身前,化出申公豹的身影。他缓缓抬手 ,对着老龙王摊开掌心。蓝色灵珠浮起,停在老龙王细长的瞳孔前。

申公豹道:“敖,敖丙为救陈塘关百姓,魂,魂飞魄散。”

老龙王只死死盯着那颗再无流转光华的灵珠,四下一片寂静。

良久,老龙王突然绞紧石柱,仰首爆发出一声长啸。啸声震耳,海潮一般的悲痛冲击了整片海底。众龙随之仰首长啸,汇成一浪又一浪的无形冲击波。一旁的申公豹早已运足全身修为,给自己撑起结界。

“咔。”

随着龙吟节节拔高,老龙王身下那根屹立万年的石柱出现了第一丝裂痕。

“大哥。”

娇媚声音响起,穿过重重声浪刺入老龙王耳中。龙吟渐低,最后又是一片海底独有的死寂。

申公豹全力撑起的结界瞬间破碎。他大口喘气。

老龙王低下头,血红双瞳盯着岩浆里入魔的妹妹。

“大哥,如今事已至此,我侄敖丙也再不能复生。您是敖丙的父亲,更是我族之王,危急关头还望您节哀顺变,主持大局。若您也就此放弃,我族将再无出头之日。”

老龙王冷冷看着她,半晌后终于开口:“敖丙是我族最后一枚成型的龙蛋。”

母龙娇声道:“无需龙蛋,臣妹自有一法,能使灵珠再炼化成龙。灵珠需足够灵气温养,您是我等中修为最高之龙,只需您半颗内丹为其重塑肉身,族中未入魔的族人也需各自提供半身修为助其修炼。少则十年,多则百年,则小龙可得。只有一条……”

她伸长脖颈凑至龙王耳边低语一阵。

老龙王沉默许久。

最后,他转向一旁默立良久的申公豹:“吾儿敖丙……”

申公豹摇了摇头。

老龙王闭上眼。再睁开时,双瞳已褪去血色,只余一片漆黑:“此次若能成功,还望先生能再次教养吾儿。”


吹爆神仙太太合集啊啊啊啊啊

云深时见鹿:

【ALL邪】一个合志印调和宣传
被屏蔽到没脾气了,搞了个图片格式的印调出来,麻烦之前留言的姑娘再留言一次。印调见评论

【藕饼】山海

小学生还是忍不住对藕饼下手了呜,太喜欢了这两个人!!!


1.


“太乙真人,总兵大人,夫人,陈塘关父老乡亲们,”一片静默中,敖丙清冽声音如破冰,“敖某一时鬼迷心窍,若无哪咤相阻,险些酿成大祸。一念及此,敖某愧恨在心,愿以毕生功力偿此业债。欠债还债,仅与敖某一人相干。还望各位明察,今后不以此迁怒我族。”

话未毕,众人尚在愣怔之时,哪咤已经暴跳如雷道:“我都打散了你的冰,哪怕大家受伤了,你那点功力——”

不等他说完,他身前蓝色魂魄已化作流光升上半空,在最高点静止了一刹,倏然炸开。万千莹蓝光芒如流星坠向大地,将整个陈塘关笼罩其中。

那蓝色流光所及之处,跌倒的老人被轻轻托起,因伤痛而啜泣的孩童看着愈合如初的伤口露出笑脸;昏迷的人睁开双眼,垂死的人重获生机。

蓝色光雨下,哪咤睁大了眼,火红的半透明瞳孔中反射出这束无声而绚烂到刺眼的烟花。他看着光雨渐熄,看着一颗小小的蓝色光球悄然落下——

这是敖丙,这曾经是敖丙,这是半个时辰前还紧紧攥着他的手,与他一起冲向万钧劫雷的人。

哪咤全副心神都已经集中在了这颗只有他魂体状态下一个拳头大的蓝色珠子上。他无意识地向上抬起双臂摊开手,要将这蓝色光球收入掌心——

黑光一掠而过,宝莲台爆出火光又瞬间熄灭。申公豹遥立半空,右手五根长而黑的指甲一一展开又立即收拢,蓝色光芒闪烁过指尖。他看着力竭又忌惮的一干人,长声道:“吾,吾徒之父,西海龙王有令,着吾即刻领孽子回族领罚。此是家事,尔,尔等外人休,休要插手!”

声未落,黑色流光已滑向天际。

宝莲座上哪咤爆喝一声,一掌拍在莲台上就要飞去追赶,然而面前忽然刷地展开一卷长图,正是山河社稷图。哪咤反应不及,直直冲入画中。一阵金光闪烁,卷轴啪地合拢,掉在一双灰扑扑的胖手里。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都呆呆望着太乙真人。太乙拍拍手收了社稷图,嘿嘿笑道:“哎呀总算让我将了这臭小子一军!各位父老乡亲们,白龙被他爹叫回家吃饭了,哪咤这小子受伤也要养养,大家抓紧这机会好好修房子,别等到他出关,不然你们可能再也住不上完好的房子喽!”

他向四面拱手,李氏夫妇也醒过来,压下满腹疑问一同安抚遣散百姓。

人群回礼,也渐渐散开。

忽然有一个少年向坑中探出身子,抱拳大声道:“总兵大人!之前是我们一直冤枉了哪咤,能不能替我们给他道个歉!告诉他,他以后要是还愿意跟我们玩,我就把老大的位子让给他!”

正是那之前带头喊哪咤妖怪的少年。

四周有大人小孩零星喝彩,李氏夫妇先是一愣,然后怅然而释怀地笑了。李靖也抱拳郑重回礼,朗声道:“多谢小兄弟!我们一定转告他!”

李夫人看着听着,眼中早已蓄起泪水。她眨眨眼,晶莹的水珠便缓缓滑下,悄无声息地落进废墟尘埃中,折射出一道明亮的日光。


@ParkinGTime
啊啊啊啊啊我的天收到太太的礼包了呜呜呜呜超级感动!!!本来太太只说会寄挂坠什么的,然而竟然是个大礼包!吹爆挂坠啊啊啊啊超级可爱15551还有信封明信片小零食和那个超级仙的袋子!感觉真的承蒙厚爱不胜惶恐定当结草衔环以报155551语无伦次!太太怎么能这么好呜呜呜!感谢太太呜呜呜呜!
占tag致歉15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