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咳关注我的小天使,我高三这年可能都佛了,你们可以先取关吧真的不好意思QAQ高考上了我理想的大学我就填坑(ง •̀_•́)ง没上……大概也会填QAQ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瓶邪】点天灯

ooc预警!

——1——

新月饭店,一辆黑色轿车几乎是横冲直撞地急刹在门前。门前侍者略吃了一惊,急忙迎上去。后座车门啪地弹开,一个黑色西服的男人下车,看也不看那侍者,只递过去一张试样奇怪的金色请柬便径直要往里走。侍者条件反射要拦,他身后下车的几人里那个粉色衬衣打底的男人微笑着递过去一个红包,对侍者道:“我们这位小哥今儿要开荤,有点耐不住了。走得急,这不,都没来得及叫上司机。车停在老地方吧。”

那侍者也算识得场面,立即一欠身,快速扫了一眼那请柬,退开道:“小的不识是花爷的人,花爷莫怪。”那解当家略一点头,带着身后两个伙计脚下生风便追着那小哥的步子进去了。侍者转身去开车,心下嘀咕:也不知是哪位神仙爷爷,不仅连花爷请柬都拿在手里,还让这位爷解围。

解雨臣大踏步进门,一样低调正装打扮的黑瞎子和胖子紧跟在他身后,作伙计状。黑瞎子仍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胖子却紧皱着眉头。前头张起灵已直往楼上走了。一行人一路上了二楼,进了包厢一关门,胖子便先嚷起来:“小吴这又是哪一出?老大不小的人了,还在这翻车!新月这破饭店也是,还整这种事,也不怕哪天扫黄的条子上门!”

解雨臣冷笑道:“小邪这胆子真不小,雷城没折腾够,这才几天,又给我净惹麻烦。只求等下那些人有点眼色,趁早收手。”

黑瞎子笑道:“怕只怕我徒弟美色诱惑,到时候碰上个点天灯的,就难收场了。”

胖子闻言也笑了,大咧咧坐下,道:“道上的爷都在这呢!要是苗头不对就再抢一次!我就不信这次南瞎北哑和花儿爷都在,区区一个小佛爷还抢不到手!”

只有张起灵一如既往地一言不发。他进了房间便站到栏杆前往场上望,背影生硬。此时恰好也到了正点,铜铃响起。上台的却并非那个十几年前的耳力惊人的女孩子,而是一个身材火辣,身着火红色旗袍的成熟女人。四面八方都乍起隐约的低语,一阵隐秘的兴奋与期待如海潮一般卷过全场。

女人风情万种地微笑,朝台下眨眨眼,柔声道:“欢迎各位捧场。闲话不多说,大家想必早已心痒难耐了吧。我宣布:本次风月拍卖会正式开始!”

台下爆发出一阵掌声,全场都躁动起来,只有解雨臣等人的包厢一片沉默。黑瞎子突然大笑起来,冲张起灵道:“看来今天有场好戏了——小三爷一时失身风月场,哑巴张冲冠一怒为红颜。”

只有胖子心大地笑了几声,见没人接话,也讪讪地收声。整个包厢都陷入了一股诡异的凝重气氛。

张起灵突然回身,黑瞎子一个激灵,从椅子上一蹦三尺高,叫到:“哑巴你冷静!自己人不要内讧!”

张起灵连眼神都没给他一个,径自走到边上坐下拿起桌子上的拍卖册。黑眼睛刚松了口气,张起灵突然又出声:“吴邪是最后一个。”

胖子大叫:“我靠,大轴吗这不是!这焦老头真他妈心黑!”

黑瞎子嘿嘿一笑,拿腔拿调地说:“不愧是我大徒弟,不过学艺不精,睫毛术用错地方了吧。”

张起灵自进来就没搭理任何人,这时忽然冷冷一瞥。那眼神真真切切充斥着收不住的煞气,整个包厢便再没人出声了。

————————————————
我又来挖坑了(/ω\)前面的坑我还是只有大纲……
这篇也是短篇肉,后期会重口,没有剧情没有逻辑自己写来开心而已……如有不适请尽快撤离_(:з」∠)_

改了个bug!感谢即墨太太提醒呜呜呜(┯_┯)
涨姿势了!大轴是最后一个,压轴是倒数第二个……(ಥ_ಥ)

评论(30)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