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all邪就是毛头小伙子们的躁动青春或者人至中年的沉重的蠢蠢欲动,瓶邪就是老夫老妻式的岁月静好。如果说all邪的主题总有冲突的微妙味道,瓶邪,大概就是老僧入定似的养老了……

【客邪/瓶邪】片段摸鱼1

ooc严重!!!!慎入!!!
关注我的瓶邪小可爱们可以取关了,我真的是all邪的……_(:з」∠)_
————————————————

“族长。”

张起灵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反应。他身上的气势已经起来了,张海客也算了解他,这样的气场,张起灵已经毫不掩饰对他的近乎杀意的敌意。但张海客有恃无恐。

“我们在一起了。”

下一秒张海客发力点地后跃,险之又险地避开那横扫而来的黑色锋芒,然而过快的刀气还是划破了他颈间的皮肤。他来不及抬手确认伤势,甫一着地便又是第二次闪避。这一次他后跃的同时猛地向右侧一个翻滚,狼狈地闪开自上而下猛劈下来的古刀。他在与对方气势正面相抗的重压下艰难喘气,猛地一声暴喝:“吴邪!”

这一瞬的气息紊乱使黑刀终于追上了他,从他格挡在身前的左臂斜劈而下,鲜血狂喷而出。但那声大喝的确如他所料起了作用,他知道那人挥刀的一刹便收了力,否则这一刀实实在在下来,张海客自认无法保住这条手臂不废。饶是如此这一刀还是伤了他的一条大血管,剧痛和血液的飞速流失让他眼前发黑,半边身子都木了。他仰躺在地上,咬牙忍过这一阵,张家训练使他没有失去意识甚至哪怕发出一点呻吟。

但我赌赢了。略微清醒一点后,张海客心头冲上来的第一股情绪是复杂的轻松。

他赌张起灵会失控,于是选了这个他刚刚出斗的时间来和张起灵坦白。这样受了伤,吴邪也不会起疑。他赌张起灵不会杀他,顶多失控一瞬,所以他第一句就单刀直入,并成功地用吴邪的名字唤回张起灵的理智。

只是他仍然有深深的后怕之感——不仅仅是几个呼吸前刀下幸存的后怕,还有对自己得到吴邪的庆幸。他太了解吴邪和张起灵这两个人了。正因如此,他甚至比这两个人自己还要清楚他们之间的羁绊有多深。如若不是因为张起灵缺席的这十年,他绝对不会有半分趁虚而入的可能性。

趁虚而入,对,就是趁虚而入。张海客回想他们之间种种过往,面对张起灵那样难得失控的脸忽然不知说些什么。对族长和张起灵本人的敬畏在过往深入骨髓,但那些不甘和愤懑又似乎因此更为浓烈。微妙的心虚只会使他不断被提醒自己和吴邪的名不正言不顺,然而他直到张起灵转身离开也只说了一句话——

他选择了我,我会对他好。

因为爱情本就没有理所当然,更不存在道歉或感谢。正确的永远是吴邪的选择,他们只能心怀庆幸或失望地全盘接受。

——————————
其实我的心头朱砂痣是客邪真的。
最近开始忙,回复和更文都会少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天使,以及还没取关我的小可爱……(ಥ_ಥ)

【簇邪】我自信

天雷狗血ooc恶俗脑洞,真的慎入呜呜呜
————————
“大概就是这样。我能告诉你的都说了。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这盘棋就稳赢了。”

男人靠在石灰墙上,从贴身口袋摸了支皱巴巴的烟点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明明两个人都才死里逃生精疲力尽,一样的灰头土脸的狼狈,这个男人却好像永远都是这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高傲得往哪随便一靠,哪里就是他的黄金王座。

黎簇冷冷地直视男人的眼睛。就是这种钻石般璀璨火焰般炽烈的光芒,看着真让人火大。那股子火气一头冲上他脑门,一头却冲向他身下,烧得他眼角都泛红。他一字一句咬牙道:“你知不知道你这副自信的样子真他妈欠操。”

吴邪并没有接收到这句话最直白最字面的意思。他只是看着少年人发狠的模样心下觉得有趣。果然跟有活力的年轻人呆在一块自己都想变得活泼了。吴邪歪过脸靠着墙,悠悠然咬着烟头含混不清道:“我自信,我出色;我拼搏,我成功。小屁孩,一看就知道你在学校没乖乖喝老师的鸡汤。今天就让你吴老师重新浇灌一下祖国长歪的小花花。”

黎簇却一反常态没有顶回去。他此时正一边忍着下身那股子邪火,一边死死盯着男人漫不经心的侧脸。

“你他妈哪来的自信能压老子?有种现在从我身上滚下去跟我干一架……啊!呜……嘶!你他妈就不能慢点?!疼死老子了!”

“我自信,我出色;我拼搏,我成功。吴,老,师,”身上那人每说一句就狠狠往里顶一下,刻意把控的节奏带出来的啪啪声回荡在屋子里,极其色气。吴邪愣怔了一会儿才依稀想起当年那事儿,他喘着气断断续续地骂,声音被撞得支离破碎:“你,他妈,个,小逼崽几,那么,早,就对我,呜……图谋不轨?唔!狼心狗肺……的东西……啊!嗯……你他妈……慢点……呜……”

黎簇放开动作大开大合地干着身下那人,终于逼得他崩溃地呜咽出声,神志不清,再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最后他掐着吴邪已经满是红痕的软腰提起来自上而下凶狠地几个深顶,抵着那人前列腺激射而出。吴邪眼神迷乱,身子因为这一下强烈的刺激抽搐着,也被迫缴了械。他哽咽着大口喘气试图获取氧气,却感到上面那人死死压了下来,燥热的吐息笼罩了他全身。他扭着腰想逃,却疲软得动弹不得。他看不见身上人的表情,也就没看到那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浓烈感情。

黎簇将全身重量都压在吴邪身上,把头凑在那人耳后,用少年人变了声的低沉声音轻笑道:“吴老师,现在是我浇灌你。”

——————————
这个是我今天模拟考的摸鱼……我考试都在干什么?
考场墙上的鸡汤一句话一辆车。对其实重点就是那句“我自信”………………我是祖国的歪花,我也想浇灌吴老师_(:з」∠)_

考政治哦,忽然想到all邪tag就像少数民族,里面除了瓶邪任何一对几乎都可以打这个tag,都能统称为all邪。但瓶邪就像汉族,不能算少数民族的……

【讨论】all邪群cp的个别现象

咳太晚了这只是个记录自己瞎话的东西,先放点思路怕忘了。
1.all邪里的瓶邪似乎不太受待见?
2.花邪强调青梅竹马,可其实我个人觉得更重要的在于盗笔7,自此他们的故事才是真正开始吧。
3.黑邪总是痞子攻,额,傲娇或帅气受?其实毛病不大蛤蛤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