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咳关注我的小天使,我高三这年可能都佛了,你们可以先取关吧真的不好意思QAQ高考上了我理想的大学我就填坑(ง •̀_•́)ง没上……大概也会填QAQ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瓶邪/all邪】无情梦

给竹砸太太 @竹子竹砸_爸爸 的生贺(ง •̀_•́)ง竹砸其实是8月生日!但我那个时候开学了,不一定有时间发……今天看到竹砸黑邪补充,就速打了一篇……我知道很短但我笔力真的有限QAQ挖长一点点就基本上——了……

是中山酒的衍生……?写的肯定不如太太原文好,就,看到太太那篇文里头没有详细写老张,想暗搓搓“画蛇添足”一笔……_(:з」∠)_求求你们都去看太太原文啊啊啊她是神仙!!!http://zhuzizhuza.lofter.com/post/1eaf9b8d_12423488

ooc绝对的……慎入吧_(:з」∠)_

不近人情,举世皆畏途;不察物情,一生俱梦境。

——陈继儒《小窗幽记》

————————————————

【1】

告别。

孤山路熙熙攘攘。人群来来往往,他匆匆而过,化入众生中。

无言的心情已经暗自按下,他能做的、想做的都已经完成。如今只需要奔赴最后的结局。

只是不知道那个人是否一如既往地目送自己远行。

这些都无所谓了。

明天以后,今天也只会成为南柯一梦。

【2】

那人吻上他时因为雪盲而缠着布条闭着眼,所以一直没看到他的表情。他自己此后回想起那一刻,耳边除了长白呼啸风雪声便只余了不知谁的擂鼓般的心跳声,也觉不出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毕竟“情”一字沾着便是伤筋动骨,而他向来谨慎,绝不会给别人或自己留一点后患。

在他把人推开前的一刹眼里燃起的火光,最终消弭在两个人都无从知晓的山风里。

【3】

“你老了。”

十年一梦。那人的微笑一如往昔。

路上再次经过那个山洞,他眼风扫过十年前曾停留的地方,莫名想要停留。

洞里温暖,只是和十年前不一样的是风声已被嘈杂人声淹没,而那人眼神沉静,立在火光前的身影投射在他眼底,带着一点令人心悸的余温。

他静静注视火堆,直到万籁俱寂,而光明和温度一起渐渐消失在长白千年不变的风雪声里。

【4】

他最后还是选择离开。

瀑布溪流水声潺潺千年不歇,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宁静安详的村庄,犹如望着一位颐养天年的老人。

他下山后还和那人在一起的短暂数月里,除了在那人眼中本本分分的休养,还做了一些事,也听到了很多东西。

其实也不用那些人刻意地让他“听说”,他自认心如明镜,很多细节,他一眼便看出来了。比如那个解家人眼底藏的很好的冷漠,黑瞎子对他奇怪了很多的态度,那个跟着那人的嫩头青不屑掩饰的敌意,甚至还有后来号称自己粉丝的年轻人对那人感情的悄无声息的转变。

就像那个表面上变了很多的人。十年后他还是能从那些蜿蜒狰狞的伤疤上一眼把人看到底。

而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一点不由自主般的,极度的沉郁。他没有深思,只觉得自己大约还是如常对这些事没有兴趣,而终于有一天落到他身上,他这样也只是条件反射的厌恶。

于是他走的非常干净利落。毕竟那人现在似乎不需要他,而张家未必不需要他。

无所谓。漫长一生中,他并不需要多余的什么。他只有责任。而责任已经够重了。

【5】

他回了张家。

然而还是忍不住。他总是留了几分注意力,关注着仅仅一省之隔的那人的动向。

这对他来说不正常。他是心思缜密的人,细细审视自己内心,他告诉自己这是自己没有报恩的缘故。恩情也是情,他这十年欠了那人良多,只是想着什么时候自己能助那人一臂之力,还了这份恩情,再无牵挂。

只是耳畔仿佛仍时有长风过耳。雪山之上那一个吻的温度,他不去想。

【6】

佛曰:诸法空相。

他面前桌上是那人最近的消息。而他闭眼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香港是不折不扣的南方,不仅没有北国雪山的凛冽,也不会有南国细雪的温润。

就这样闭着眼,他的目光就好像能穿过千里的土地,投在那人跪在青灯古佛下的伶仃身影上。

哪怕剃了光头,披着喇嘛袍的他,也一定是自己不曾见过的美好。

亦复如是。舍利子。

【7】

点点滴滴一夜不息的雨声在黎明前轻轻巧巧地消散。他躺在床上,沉默地看着窗外破晓的曙光。

他关于那人做的最后一件事,也只是把心头关于那人为什么要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地方遁入空门的疑惑深深压进心底。

佛曰:三世诸佛,依波若波罗密多故,得阿诺多罗三藐三菩提。那么如今他已心无挂碍,此生能否得究竟涅槃?

佛又曰:不可说。

【8】

此后百年无言。

那人去世,或是说往生净土。那些称得上或称不上故人的归去。于他再无干系。

他一个人阖眼的那一刹,才终于看清自己一生皆在梦里。

“世间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而他的梦到头也不曾有过温度。

或许也曾有过,但直到耗尽了,自己也没抓住。

只是那人想必再不会等在何处,许自己一句归家。

——————————————

乱七八糟不知所云,我的文笔就这样了QAQ感谢耐心看到这里的天使QAQ

该说的都在文里说了,还不懂的可以去看竹砸太太原文。其实我这篇文私心比较多,大概,和竹砸原文所想的那个老张也不一样,不过还是,实在笔力有限QAQ

他问能否究竟涅盘,其实不仅仅是替小吴问,更多也是问自己呀。

文里佛经是《心经》,其实蛮有深意,我浅薄地曲解引用一下。这也是我为数不多能全文背诵的佛经了。

all邪就是毛头小伙子们的躁动青春或者人至中年的沉重的蠢蠢欲动,瓶邪就是老夫老妻式的岁月静好。如果说all邪的主题总有冲突的微妙味道,瓶邪,大概就是老僧入定似的养老了……

【客邪/瓶邪】片段摸鱼1

ooc严重!!!!慎入!!!
关注我的瓶邪小可爱们可以取关了,我真的是all邪的……_(:з」∠)_
————————————————

“族长。”

张起灵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反应。他身上的气势已经起来了,张海客也算了解他,这样的气场,张起灵已经毫不掩饰对他的近乎杀意的敌意。但张海客有恃无恐。

“我们在一起了。”

下一秒张海客发力点地后跃,险之又险地避开那横扫而来的黑色锋芒,然而过快的刀气还是划破了他颈间的皮肤。他来不及抬手确认伤势,甫一着地便又是第二次闪避。这一次他后跃的同时猛地向右侧一个翻滚,狼狈地闪开自上而下猛劈下来的古刀。他在与对方气势正面相抗的重压下艰难喘气,猛地一声暴喝:“吴邪!”

这一瞬的气息紊乱使黑刀终于追上了他,从他格挡在身前的左臂斜劈而下,鲜血狂喷而出。但那声大喝的确如他所料起了作用,他知道那人挥刀的一刹便收了力,否则这一刀实实在在下来,张海客自认无法保住这条手臂不废。饶是如此这一刀还是伤了他的一条大血管,剧痛和血液的飞速流失让他眼前发黑,半边身子都木了。他仰躺在地上,咬牙忍过这一阵,张家训练使他没有失去意识甚至哪怕发出一点呻吟。

但我赌赢了。略微清醒一点后,张海客心头冲上来的第一股情绪是复杂的轻松。

他赌张起灵会失控,于是选了这个他刚刚出斗的时间来和张起灵坦白。这样受了伤,吴邪也不会起疑。他赌张起灵不会杀他,顶多失控一瞬,所以他第一句就单刀直入,并成功地用吴邪的名字唤回张起灵的理智。

只是他仍然有深深的后怕之感——不仅仅是几个呼吸前刀下幸存的后怕,还有对自己得到吴邪的庆幸。他太了解吴邪和张起灵这两个人了。正因如此,他甚至比这两个人自己还要清楚他们之间的羁绊有多深。如若不是因为张起灵缺席的这十年,他绝对不会有半分趁虚而入的可能性。

趁虚而入,对,就是趁虚而入。张海客回想他们之间种种过往,面对张起灵那样难得失控的脸忽然不知说些什么。对族长和张起灵本人的敬畏在过往深入骨髓,但那些不甘和愤懑又似乎因此更为浓烈。微妙的心虚只会使他不断被提醒自己和吴邪的名不正言不顺,然而他直到张起灵转身离开也只说了一句话——

他选择了我,我会对他好。

因为爱情本就没有理所当然,更不存在道歉或感谢。正确的永远是吴邪的选择,他们只能心怀庆幸或失望地全盘接受。

——————————
其实我的心头朱砂痣是客邪真的。
最近开始忙,回复和更文都会少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天使,以及还没取关我的小可爱……(ಥ_ಥ)

【簇邪】我自信

天雷狗血ooc恶俗脑洞,真的慎入呜呜呜
————————
“大概就是这样。我能告诉你的都说了。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这盘棋就稳赢了。”

男人靠在石灰墙上,从贴身口袋摸了支皱巴巴的烟点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明明两个人都才死里逃生精疲力尽,一样的灰头土脸的狼狈,这个男人却好像永远都是这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高傲得往哪随便一靠,哪里就是他的黄金王座。

黎簇冷冷地直视男人的眼睛。就是这种钻石般璀璨火焰般炽烈的光芒,看着真让人火大。那股子火气一头冲上他脑门,一头却冲向他身下,烧得他眼角都泛红。他一字一句咬牙道:“你知不知道你这副自信的样子真他妈欠操。”

吴邪并没有接收到这句话最直白最字面的意思。他只是看着少年人发狠的模样心下觉得有趣。果然跟有活力的年轻人呆在一块自己都想变得活泼了。吴邪歪过脸靠着墙,悠悠然咬着烟头含混不清道:“我自信,我出色;我拼搏,我成功。小屁孩,一看就知道你在学校没乖乖喝老师的鸡汤。今天就让你吴老师重新浇灌一下祖国长歪的小花花。”

黎簇却一反常态没有顶回去。他此时正一边忍着下身那股子邪火,一边死死盯着男人漫不经心的侧脸。

“你他妈哪来的自信能压老子?有种现在从我身上滚下去跟我干一架……啊!呜……嘶!你他妈就不能慢点?!疼死老子了!”

“我自信,我出色;我拼搏,我成功。吴,老,师,”身上那人每说一句就狠狠往里顶一下,刻意把控的节奏带出来的啪啪声回荡在屋子里,极其色气。吴邪愣怔了一会儿才依稀想起当年那事儿,他喘着气断断续续地骂,声音被撞得支离破碎:“你,他妈,个,小逼崽几,那么,早,就对我,呜……图谋不轨?唔!狼心狗肺……的东西……啊!嗯……你他妈……慢点……呜……”

黎簇放开动作大开大合地干着身下那人,终于逼得他崩溃地呜咽出声,神志不清,再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最后他掐着吴邪已经满是红痕的软腰提起来自上而下凶狠地几个深顶,抵着那人前列腺激射而出。吴邪眼神迷乱,身子因为这一下强烈的刺激抽搐着,也被迫缴了械。他哽咽着大口喘气试图获取氧气,却感到上面那人死死压了下来,燥热的吐息笼罩了他全身。他扭着腰想逃,却疲软得动弹不得。他看不见身上人的表情,也就没看到那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浓烈感情。

黎簇将全身重量都压在吴邪身上,把头凑在那人耳后,用少年人变了声的低沉声音轻笑道:“吴老师,现在是我浇灌你。”

——————————
这个是我今天模拟考的摸鱼……我考试都在干什么?
考场墙上的鸡汤一句话一辆车。对其实重点就是那句“我自信”………………我是祖国的歪花,我也想浇灌吴老师_(:з」∠)_

考政治哦,忽然想到all邪tag就像少数民族,里面除了瓶邪任何一对几乎都可以打这个tag,都能统称为all邪。但瓶邪就像汉族,不能算少数民族的……

【讨论】all邪群cp的个别现象

咳太晚了这只是个记录自己瞎话的东西,先放点思路怕忘了。
1.all邪里的瓶邪似乎不太受待见?
2.花邪强调青梅竹马,可其实我个人觉得更重要的在于盗笔7,自此他们的故事才是真正开始吧。
3.黑邪总是痞子攻,额,傲娇或帅气受?其实毛病不大蛤蛤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