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瓶邪】有喵在侧

本篇是给有喵太太 @有喵 的贺文……有喵太太那么好肯定不会怪我文笔差嘿嘿嘿!
依然很惭愧没有一发完QAQ我会努力填坑的QAQ
ooc,ooc高亮!!!


-0-

你要相信,只要你的心中有着最坚定最诚挚的信念,你一定能以某种方式实现它——哪怕过程会与你所想有所不同,你也一定能得到回报——对你真心的回报。

-1-

“老板?这是……哪来的猫?”

“……路边捡的。”

“哎老板那你真走运!我女朋友可喜欢猫了,她给我讲过这种猫!这只看起来是纯种的孟买猫,你要是想养……”

“我说过我要养它了吗?”

“诶可是老板——”

“闭嘴,再废话一句就扣完你这个月的工资。”

“……哦。不过老板你要是不养,给我呗!我女朋友下个月生日我,没钱买猫……”

“少废话,我有说不养吗?”

“老板!有你这样玩我的吗……”

“我养一阵子,下个星期我走前再给你。”

“哎好的老板没问题老板!”

“还不快滚?”

“是!”

-2-

吴邪托着下巴坐在书桌前,皱着眉头与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对视。

两小时前,他出门采购。慢悠悠走到西泠印社的门前,一个黑影突然从路边窜到他脚下。他猝不及防差点绊倒,低头一看,他对上了一对明亮的,金黄色的眼睛。

“……原来是只猫。”吴邪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这是一只极其漂亮的猫。它个头不大,身形矫健,浑身漆黑,呼吸起伏间看得到漂亮有力的肌肉在绸缎似的皮毛下滚动。只是浑身都有些灰扑扑的,看起来像是在街头巷边钻窜过一段时间。

一人一猫对视良久。吴邪对着那双眼,有点呆住了。猫的双眼非常明亮,对视时又专注,看着他时他总错觉自己被吸进了那深邃的不见底的黑色瞳缝中。

这猫真奇怪。吴邪面无表情,暗暗腹诽,这闷不吭声的劲,简直就是个小闷油瓶。他往一旁试探地迈了一步,他一动,那猫立刻往他那侧一爪子下去挡了路,一双眼只紧紧抓着他视线不躲不闪,透着一种莫名的坚定。这样严肃的“情绪”出现在一只猫身上,还让他看了出来,本身就是一件有点玄妙的事。

吴邪有些啼笑皆非地摇摇头,心里一巴掌把自己扇回神。他没想太多,直接绕开那猫继续往前走。

一阵风掠过他脖子边,吴邪条件反射一侧身躲开了,下意识拉开防御的架势。一道黑影闪过,轻轻巧巧落在他前面地上。黑猫扭过头,大约是没料到他能躲开,静在那里看着他。

吴邪锐利的眼神看清是黑猫后才柔和下来。他在黑眼镜那里时就被告知自己的脖子是弱点,自然也受了黑眼镜很多专门针对脖子的防御训练,脖子已经成了他的一个敏感点。这样后天形成的第六感的确曾多次让他有惊无险地死里逃生。

一人一猫又对视了一阵,吴邪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弯腰对那猫伸出空着的左手。黑猫一秒都不带犹豫地一跃而起,不过没有像他设想的一样跳到他怀里,而是一路顺着他胳膊蹿上了他左肩。吴邪控制不住地一抖,条件反射又要把它甩下去,只是猫这回聪明地死死扒住了他肩头。这么一个过程里,黑猫一直收着指甲,连吴邪的外套都没划破一丝。

吴邪僵硬地站在原地控制自己不要再条件反射甩掉肩头的猫。猫也很安静,跳上去后就再没有什么大动作。吴邪深吸一口气,终于直起身子,尽量正常地迈开步子。他不想去想这猫到底为什么这么死赖着他不走,也不想去思考自己这样连自己都照顾不来的情况能不能保证一只猫的生活。局已经展开了,他也即将走到给自己安排好的位置上。现在他只是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生命陪在自己身边,就像是那个还在长白山底下睡大觉的人当年一样,能带给自己莫名的安心感。

吴邪无声地笑了一下。这个融阳破冰般的笑使他这些年封冻的面容瞬间柔和,有那么一瞬,和最开始的他重合在一起。只是这个昙花一现的微笑除了他肩头那只盯着他侧脸仿佛在放空的黑猫以外,再没人看见了。

-3-

他最后还是决定暂时养着这只猫一晚上。吴邪摸摸黑猫刚刚吹干的柔顺光滑的皮毛,起身去洗漱。明天他要去一趟堂口,这之前把这只猫送到店里吧。这次大概就是整个局正式全盘启动前他最后一次查账,同时他还要亲自出面安排一些事。他要离开一段时间,虽然他已经请好秀秀和小花出面,背后还有二叔坐镇,但有的事除了吴家家主吴小佛爷,没人能替代解决。

吴邪悠悠地冲澡出来,除了头发尚在滴水,已经是衣冠齐整的样子。这是多年玩命的习惯,就算是洗澡也要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他走进书房想把黑猫抱出来,刚一到门边,一股极其强烈的预感使他突然抱头蹲下,与此同时一团黑影猛地撞在他身上,猝不及防下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多年苦训还是有效的,他毫不犹豫地顺势一滚躲到了门后视线死角,避开了连射的几发子弹。轻烟散去,对面阻击手已经知道最佳阻击时间错过,再中的几率基本为零,停火迅速离开。

吴邪保持着蜷缩着的姿势喘了几大口气,嗡嗡作响的脑子才渐渐回神。这时他才感到身上黑猫的重量,低头一看,黑猫正抓着他胸口的衬衣,死死盯着自己锁骨处。那里有一道长而粗的狰狞伤疤,还是暗红色的,缝合线蜿蜒如蜈蚣。这是很久以前他一次与汪家人偶遇火拼,被最后一个漏网之鱼近了身一刀划断了锁骨留下的痕迹。

吴邪哑然,想是这疤不知道怎么勾起了猫的兴趣,就着这个被扑倒的姿势笑到:“小屁孩吓到了?”便伸手要拎起它后颈。却不想那猫突然自己一扭身躲开他的手跳下地,扭头冷冷地盯着他。

吴邪一直觉得这猫有点莫名的灵性,那双眼的情绪分明,总让他错觉不自禁地想起一个早已离开的人。现在他不知怎的就被这样一对深沉澄净的眼看得心虚,胡乱把衣服领口拢拢,又伸手去抱黑猫。黑猫这回听话地没动,任他一把搂起来就走回沙发。吴邪找了条毛毯暂时给它做了个窝在沙发上,黑猫乖乖地钻进去,也没有立即睡过去,就睁着一双眼看着他的。吴邪随意地摸了两把它的头,转身回了房关上门,被一只黑猫勾起的思绪纷繁,没了睡意。

有的人虽然与你没有缘分长相处,但总会在你生命里留下痕迹。

—TBC—

——————————————
感谢忍受我小学生文笔到这里的天使呜呜呜呜
以及最最重要的是祝太太生日快乐啊啊啊😱太太会一直一直可爱下去的(ง •̀_•́)ง

【致孤舟太太的生贺】【瓶邪】云归处(上)


ooc严重真的!!!(ಥ_ಥ)只是给自己留个档……(ಥ_ಥ)真的不好意思艾特女神QAQ

————————————

云归处(上)

——你是南来残雨,是我北往飞白。我踏浪逐风三万里,不过寻你一场云归霜回处。

1.

十月飞雪连天,墨脱已经大雪封山。

一个黑色的身影一点点向山上移动。漫天风雪中他像是仍能清晰地找到方向一样笃定地前行。当他扫开最后一块青石板上的积雪后抬头望去,一抹鲜红一刹那灼伤了他的眼睛。

那是一个喇嘛。他背对张起灵的来路,静立在一个香炉前。香炉火正旺,显然是有人刻意保持的。

喇嘛身形瘦削。厚重的红衣下似乎还能看得到那根根支离的骨架。他纹丝不动地站在风雪中,若不是翻飞的似乎下一秒就要卷入风中的衣袍,来人甚至错觉自己看见的是一尊塑像。

张起灵一动不动地站在那看了那个身影许久。最后仍是喇嘛自己先打破了这死寂的画面。他没有回头向山下的路或是山里的路看一眼,便绕过香炉进了庙。

距离还是太远了。狂风呼啸着席卷天地,张起灵默默地注视那个仿佛自己一生都无法靠近的背影。

2.

他盘膝静坐在温暖的屋里,双眼合拢。那双小扇子似的睫毛连一点点颤动都没有,泛着青白的眼皮下看不到眼珠的转动。

“叩。”

“师父说,你的贵客到了。”

屋内仍是无人般的死寂。良久,屋外的小喇嘛叹气,道:“我去和师父说。师兄,你该出来陪我做晚课了。”

脚步声远去了。屋内那个凝固的人从头到尾都是静默着的,只是脚步声消失的时候,那睫羽微微抖动了一下。

像垂死的蝴蝶被风撩动翅尖。

3.

他穿过重重回廊,忽然在阴影边缘停下。今夜天气恶劣,黑沉的天幕压在飞檐上。在一线天的微光下,他异于常人的夜视能力使他看见了天井中央那个黑影。

妈妈。

胸口绵延过他漫长一生的钝痛一瞬间清晰起来。他注目着那个承载着他前半生所有悲痛的雕像。现在他已经有了新的力量,助自己平心坦然面对过往的不堪。但似乎,这个新的力量也正在离他而去了……

与此同时,他的余光突然抓住了那一抹和他一样掩藏在阴影中的红色的衣角。他眼中闪过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波澜,仔细辨认着那人的身形。

是他。只有他。

然而他刚刚朝着那人迈出第一步,便不由自主地停下了。

近乡情怯。他的心中忽然冒出了这四个字。

两人隔着一尊无声流泪的塑像沉默对立。

良久,他忽然感到一丝怪异。他以为自己与之对视的那道目光,其实没有放在他身上。事实上如此昏暗的环境下,他并没有完全看清对方的脸,但他就是察觉到了自己现在已不是那目光的焦点。这感觉来源于他们并肩的短暂岁月,也来源于终极里静寂如死的漫长十年。在那些有他紧随的日子里,他无时无刻不感受到那道目光的包围。哪怕独处与世隔绝的终极,他仍能感受到这份联系的重量。而这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温度,也足以使他冷寂的余生温暖起来。

他曾知道什么是想,他的母亲给了他一颗有着想的能力的心。可懵懂明悟的那一瞬他就失去了心的存在意义。没有内容的“心”是什么?他不知道,他从未想过。

直到他遇见吴邪——第二个走进他心底的人,很有可能也是最后一个,他终于学会使用这个字。而如今他在追寻吴邪下落的日子里终于明白,有了互相牵绊的心,才能称作“想”。有了“想”,才有了生而为人的归处。

现在,他依稀察觉到即将失去这温暖的可能。于是现在他会回到这个地方,挽留此生最后一点期盼。

4.

“施主,请。”

红衣喇嘛在一扇普通的木门前停下,微微躬身一礼,便径自离开。

“吴邪。”

喇嘛低头看着自己左手臂上那只异于常人的右手。他没转身也没回头,只轻声道:“施主当是认错了人。贫僧俗家名关根,师父尚未赐法号。”

“吴邪,跟我回去。”

喇嘛终于回身,第一次抬眼与他目光相接。

“施主,吴邪已死,若为寻他,请回吧。死生有命,莫要强求,白白入了魔障。”

“吴邪。”

每次都是这样。他注视着那双平静而坚定的眼,原本古井无波的心泛起波澜。每每这个人这么看着自己,自己都会动摇,无论何时何地。

僵持良久,一方愈发坚定的力道终让另一方松了口:“施主,进去吧。或许我能为你开解一二。”

———————————————

这篇,本来是给太太的生贺,但文笔太垃圾我真的不好意思艾特……(ಥ_ಥ)随缘吧!哪天我的文笔有进步了再给太太更好的生贺!(ง •̀_•́)ง
这篇是孤舟女神给我的启发……(ಥ_ಥ)真的吹爆太太呜呜呜,只是后续实在卡了,最近又特别匆忙,只能不伦不类发一半先了呜呜呜QAQ

【致张先生的信】

——世界上所有曾经存在过的美好,都会留给明天。

——0——

他借着浴室水声,轻轻地从一个很不起眼的抽屉里抽出一个牛皮纸档案袋。档案袋是大号的,看起来塞得满满当当。他已经虚弱到只是把袋子放在桌面上就已经快直不起腰了,但听着浴室里关了水,他仍然强撑着自己摸回了床上,连被子都没力气盖上,就闭上了眼睛。那一对浓密如鸦羽的漂亮睫毛颤抖着,仿佛还在挣扎着振翅欲飞。

他模糊中感到那人靠近床边了。他遗憾地想:可惜没能再好好看一眼美男出浴图。

——0.5——

张小哥:

展信好!

当你看到这些信的时候,胖子一定已经跟你解释了我们的身份吧!我就是关根,胖子嘴里的铁三角就是我们仨。

现在你的心里一定有很多疑惑。但我想,你一定感受到对胖子的信任吧。他是你最好的兄弟,我相信你自己一定有所感觉。至于这些信,是我一开始就想留下的,只留给你一个人的。你现在一定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去寻回你的记忆了吧?不要担心。你的使命已经完结了。我们是你在完成使命的道路上认识的朋友,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是我们帮你结束了这一切。但你的失忆症的确无法因此而改变,我想了想,如果你失忆的时候,愿意暂且相信一下我们,我的信会给你很大的帮助的。你可以信任我们,因为你曾经救过我和胖子,很多次。因此我不会有恶意,从一开始,到永远。

那么,接下来,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按着我的信,去寻回你的记忆。当然你在遇到我们之前的事情,我和胖子一定不会有多深的了解。因此,这些信只是指引你再走一遍我们三个曾一起去过的地方,而在这之后,我相信你会自己决定是否需要继续找回以前的记忆。关于那些事情,我也留下了一些资料,这是我这么多年尽了最大努力找到的能关于你的一切。希望它们对你有所帮助。

现在,小哥——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因为我和胖子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这么叫你,我想你现在也一定不会介意的——你可以放下这封信,在这个纸袋里找到第一个信封。那个信封里是你将会感兴趣的第一个地方,我想。这个地方,对你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把它作为你旅程的第一站。不过如果你不愿意按着我的顺序走,你可以把所有的资料都看完,再做决定。一个序号对应一个地点,有一封信和一个资料袋。但我想请求你,不要先打开信封。信封里只是我个人给你的信——重要的信息我都留在资料袋里了。如果走完这些地方,你还是想看看我的废话,就再打开那些信封吧。

那么,小哥,如果你相信我们……谢谢你。这封信只是一个来自老朋友的问候。很遗憾不能陪在你身边和你一起走完你的旅程。我最大的心愿,是看见你最终有一天能够遵从自己内心的愿望,停下来,停在一个你一生都不想离开的地方。我一直希望看见你的终点,但看来我没这个缘分了呢。

无论如何,祝安好。

关根
2018.3

————————————————
没有填坑的唯一原因是挖新坑了。
这篇极度ooc希望大家如果愿意的话,多踩踩吧呜呜呜(┯_┯)小学生文笔啊我好绝望

【瓶邪】血5.


5.

他睁眼。

张起灵的唇仍然停在他的睫羽上。那温热的感觉和熟悉的气息似乎拨动了他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可下一秒便被本能的黑色浪潮吞没。

吴邪突然一挣,在这样近的距离下他一口咬住了张起灵的肩。他下了死力气,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弥散开,牙已没入肌肉群。

张起灵反射性地绷紧了肌肉。他立即察觉到吴邪气息的变化,猛地挣起身道:“吴邪!”

他看到吴邪的眼睛,破天荒地哽住了。那已经不像是人的眼睛,中间瞳孔不断张开又收缩,眼球一动不动地定在眼眶正中。一股清晰而浓郁的恶意从里面扑出来,劈头盖脸地浇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也就这一刹,吴邪提起膝盖重重捣向他腹部。

下一秒惊天动地的哐的一声,吴邪被侧身砸在坚硬的地板上。他闷哼一声,几乎已经止住了的鼻血随着这一震又喷出一股。张起灵完全是条件反射的出手并没留力气,一手扣住他的膝盖往侧边狠狠砸下去,另一手瞬间掐住他的脖子重重按在地上。

只一下张起灵就反应过来,但怕吴邪乱动,仍然用了点力气保持姿势按着他。他难得有点慌乱,低头道:“吴邪,吴邪!你听得到吗?”

吴邪却像是被这一下砸醒了。他极其缓慢而干涩地眨眨眼。“小……哥?”

张起灵却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仍然微微拧着一点眉头看着手下不断慢慢扩散的血色。

“小哥。”吴邪视野仍还是模糊的,但他好像仍然感受到了张起灵的低气压。他微微勾起一点嘴角,用气音唤他。

“我这些年……搞了点东西,到我脑子里。”吴邪没有介意两个人现在如此扭曲的姿势,或者说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够分到这上面了。他语速很慢,有的地方有奇怪的卡顿,像是刚刚开始学习说话。张起灵凝神看着他,他的目光却又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法控制地散开了,并没有对上身上人的眼睛。

“小哥,你知道……费洛蒙吧。我是……蛇语者。”

张起灵瞳孔猛地一缩。

吴邪似乎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底牌摊开了。他说出这句话后又开始了不受控制的机械性颤抖。因为失血过多,他的唇色几乎看不出来了,一样也在几不可察地颤动,干裂皲皱,看着无端端令人心疼。

“我要怎么做。”

吴邪顿了一下。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轮到张起灵问他这句话。但旋即他扯了个笑出来:“不用了小哥,你有这份帮我的心,我就很感动了。但这是我自己的事,没必要麻烦你。”

他说这话完全是发自内心,并没有什么掩藏的用意,于是整个人显得特别坦然而有一种放下了的释然。但张起灵脸色突然暗了。

——“我的事与你无关。”
——“我自己的事,没必要麻烦你。”

他神色难辨地低头,轻声道:“我什么都不能做。”

吴邪意识一直都没太清醒,这时依稀听到,胡乱地嗯了一声。但他马上就瞪大了双眼,瞳孔都聚焦了,里面溢出极其惊讶的色彩,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因为张起灵一口咬在他的嘴上,然后浓烈的血腥味瞬间冲垮了他摇摇欲坠的心理防线。

————————————
我仿佛看到了车前灯。

【瓶邪】血4.


4.

后来吴邪回想起那天自己哭着被张起灵连拖带抱地弄上楼直接扔到人床上,连一旁的胖子都被他忽视了个彻底的情态,对自己当时一边崩溃一边感到丢脸的心理很是无语。当时的他一时只觉得没想到自己十年后在张起灵这样一个本该已是近乎陌生的人面前心理防线崩溃得这么轻易,可他并没有发觉此前自己一直在潜意识里抵触的那个真相恰恰是起因。直到事后他以一种截然不同的心态和角度去审视之前的自己,这才恍然:自己对这个人的感情早已经不知不觉间渗透了灵魂。

然而在当时这样一个混乱的情景下,眼泪越是想收回去越是止不住。吴邪恶狠狠地自虐般的闭紧双眼。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吴邪已经因为心理防线的崩溃而有些神志混乱。十年风霜雨雪,再加上那些不计其数的蛇毒费洛蒙,他的情绪处在一个摇摇欲坠的脆弱的平衡点上。张起灵的回归和与他如此近的接触无疑是最后一根稻草。

直到这时吴邪还强行拉扯着自己微弱的理智,拼命想给张起灵一个警告。张起灵离开了十年,他不知道他的危险性。

可他从牙缝里逼出来的几个字愣是没让张起灵接受到警报。那个“不”字是他对自己说的。可他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理智没入黑暗的最后一瞬他仍咬着那两句没能完整出口的话——

不能伤到小哥。

小哥,走!

【瓶邪】点天灯

ooc预警!

——1——

新月饭店,一辆黑色轿车几乎是横冲直撞地急刹在门前。门前侍者略吃了一惊,急忙迎上去。后座车门啪地弹开,一个黑色西服的男人下车,看也不看那侍者,只递过去一张试样奇怪的金色请柬便径直要往里走。侍者条件反射要拦,他身后下车的几人里那个粉色衬衣打底的男人微笑着递过去一个红包,对侍者道:“我们这位小哥今儿要开荤,有点耐不住了。走得急,这不,都没来得及叫上司机。车停在老地方吧。”

那侍者也算识得场面,立即一欠身,快速扫了一眼那请柬,退开道:“小的不识是花爷的人,花爷莫怪。”那解当家略一点头,带着身后两个伙计脚下生风便追着那小哥的步子进去了。侍者转身去开车,心下嘀咕:也不知是哪位神仙爷爷,不仅连花爷请柬都拿在手里,还让这位爷解围。

解雨臣大踏步进门,一样低调正装打扮的黑瞎子和胖子紧跟在他身后,作伙计状。黑瞎子仍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胖子却紧皱着眉头。前头张起灵已直往楼上走了。一行人一路上了二楼,进了包厢一关门,胖子便先嚷起来:“小吴这又是哪一出?老大不小的人了,还在这翻车!新月这破饭店也是,还整这种事,也不怕哪天扫黄的条子上门!”

解雨臣冷笑道:“小邪这胆子真不小,雷城没折腾够,这才几天,又给我净惹麻烦。只求等下那些人有点眼色,趁早收手。”

黑瞎子笑道:“怕只怕我徒弟美色诱惑,到时候碰上个点天灯的,就难收场了。”

胖子闻言也笑了,大咧咧坐下,道:“道上的爷都在这呢!要是苗头不对就再抢一次!我就不信这次南瞎北哑和花儿爷都在,区区一个小佛爷还抢不到手!”

只有张起灵一如既往地一言不发。他进了房间便站到栏杆前往场上望,背影生硬。此时恰好也到了正点,铜铃响起。上台的却并非那个十几年前的耳力惊人的女孩子,而是一个身材火辣,身着火红色旗袍的成熟女人。四面八方都乍起隐约的低语,一阵隐秘的兴奋与期待如海潮一般卷过全场。

女人风情万种地微笑,朝台下眨眨眼,柔声道:“欢迎各位捧场。闲话不多说,大家想必早已心痒难耐了吧。我宣布:本次风月拍卖会正式开始!”

台下爆发出一阵掌声,全场都躁动起来,只有解雨臣等人的包厢一片沉默。黑瞎子突然大笑起来,冲张起灵道:“看来今天有场好戏了——小三爷一时失身风月场,哑巴张冲冠一怒为红颜。”

只有胖子心大地笑了几声,见没人接话,也讪讪地收声。整个包厢都陷入了一股诡异的凝重气氛。

张起灵突然回身,黑瞎子一个激灵,从椅子上一蹦三尺高,叫到:“哑巴你冷静!自己人不要内讧!”

张起灵连眼神都没给他一个,径自走到边上坐下拿起桌子上的拍卖册。黑眼睛刚松了口气,张起灵突然又出声:“吴邪是最后一个。”

胖子大叫:“我靠,大轴吗这不是!这焦老头真他妈心黑!”

黑瞎子嘿嘿一笑,拿腔拿调地说:“不愧是我大徒弟,不过学艺不精,睫毛术用错地方了吧。”

张起灵自进来就没搭理任何人,这时忽然冷冷一瞥。那眼神真真切切充斥着收不住的煞气,整个包厢便再没人出声了。

————————————————
我又来挖坑了(/ω\)前面的坑我还是只有大纲……
这篇也是短篇肉,后期会重口,没有剧情没有逻辑自己写来开心而已……如有不适请尽快撤离_(:з」∠)_

改了个bug!感谢即墨太太提醒呜呜呜(┯_┯)
涨姿势了!大轴是最后一个,压轴是倒数第二个……(ಥ_ಥ)

啊啊啊啊啊😱孤舟闲行太太的戒断反应到货了呜呜呜超级可爱的本!!!吹爆封设!!!还有 隔壁老张 太太的明信片嘤嘤嘤(ಥ_ಥ)好看到哭!!!!!
不@ 啦……不打扰太太,就是吹爆这个本子和这篇文啊啊啊啊😱安利给能看到的朋友蛤蛤蛤

【瓶邪】血2.

2.
日上三竿,冷冷清清的小楼房里才传出点动静。

胖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把手伸进过了一夜就皱巴巴的大号背心挠肚皮,踢踢踏踏地晃出门。

这楼从外头看就小得很,里头大堂又整的阔气,二楼自然可想而知是怎样一副紧巴巴的样。两间独立客房,门挨着门窗抵着窗,更不用说还会有什么走廊的空间,就巴掌大一个楼梯间,也因此他一脚踏出去就差点踩到刚好同时开门的张起灵。

胖子一脚已经收不住踩下去了,张起灵什么人,自是早已流畅地后退一步闪开了胖子。就这一瞬胖子眼风便扫到了门缝里房里的一点风光,登时愣了,下意识要上前推门,被张起灵一挡。胖子回神,立即急吼吼地冲他道:“你们这是搞啥呢?怎么成了这样?小吴呢?他怎么了?”

张起灵一挡之后就戳在门口牢牢挡着胖子视线,作势要关门,只冷冰冰蹦出几个字:“他没事。”

胖子有点傻眼。

他昨天眼睁睁见着想溜的吴邪被张起灵拦下,两人竟然出乎意料当场动了手。吴邪道上历练多年,又经了道上老二哥黑瞎子的亲手调教,身手早已今非昔比。但张起灵闷不吭声在门里一睡十年,现下刚见了光,有些反应不及,出手没控制好力度,重伤了吴邪饱经风霜的小鼻子。吴邪自见了张起灵起情绪就有些失控,胖子一直看得分明,也深谙吴小佛爷本心里那点最后的心软,又很清楚张起灵那个闷不吭声的性子,觉得无论如何他俩也不至于出事。结果他一错眼两秒不到这俩就倒在地上血流成河,虽然只是吴邪单方面几乎可以说是日常的鼻血,也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他刚想拉人起来,就见吴邪顶着一脸血还不怕死般地挑衅张起灵。可这话也算合了吴小佛爷的脾气,更何况胖子还没有没眼力到看不出这俩之间的微妙气氛。于是他放心地拍拍手把已经失血腿软的吴邪往张起灵怀里一丢,没心没肺地自己回房睡觉去了。这楼想必是在隔音上下了些功夫,反正胖子一觉睡到这时候,一点动静都没听到。他以为还是小哥牛逼,无论是十年前的小天真还是十年后的小佛爷都能治的死死的,却不想一早起来就看到这么惊悚的场面。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那大片的红已经非常惊心了。他想吴邪鼻子废了这么些年了也从没一次性出过这么多血,那出血量就有点细思恐极了。胖子担心这两人昨天回房继续干架伤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急着进门看看,被张起灵拦了,却还是探着头试图瞟一眼小天真。张起灵却一点机会没给他留,关门时好歹快速扔了句“他没事,这两天先不要进来,把饭放到门口”就砰的一声锁了门。

胖子在门口吹着萧瑟冷风半晌,最后一耸肩,得,小两口爱咋玩咋玩,便哼着歌慢悠悠下了楼。

——————————————————

咳,看到这么多小红心小蓝手,简直,受宠若惊!真的谢谢大家不嫌弃我辣眼睛( •̥́ ˍ •̀ू )本人真的小学生文笔,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多踩踩……(/ω\)谢谢谢谢(⁄ ⁄•⁄ω⁄•⁄ ⁄)

【瓶邪】血

初次发文,重度ooc跪求谅解QAQ

0.
男人间的爱情总是见血的。

1.
从长白山下回到二道白河,众人早已疲倦不堪。解雨臣解总大忙人早带了自家伙计马不停蹄先一步回了京。吴邪大手一挥放了吴家众伙计包括拖把白蛇这些心腹回早已订好的落脚点休息,自己亲自把胖子张起灵带到家小店里,说这是熟人开的店,自家人放心好照应。这店其貌不扬,一眼看过去就像个普通民居,内里却颇费了苦心装修,格局庄重大气,俨然一个微缩版的新月饭店。

吴邪停了车便轻车熟路自己拿钥匙开了锁进去,站在大堂将钥匙扔给胖子和张起灵,指指楼上,漫不经心道:“楼上就两间房,你们随意。我先回京,你们想去哪自己决定,房间里证件和钱都全了。”

后半句胖子便知道是对张起灵说的了,因为他自己证件齐全资金不缺,就看门老张一个三无人员。他被这突如其来的甩包袱弄得愣了愣,下意识看了眼自出门就没说过第二句话的张起灵,急忙道:“哎小吴,你……”

一个“你”字堵在舌头尖愣是没吐出去。

一旁张起灵正好砰地一声把吴邪按在地上。着地姿势不对,张起灵用力没收住,吴邪脸与地板亲密接触,脆弱的鼻黏膜立马往外飙血,淡色的木地板上一下就淌了一摊触目惊心的红。

张起灵也愣了,立即松了力想拽吴邪起来。没料到吴邪自摔下去那一刻就压根没想过停手,一瞬间撑着地弹起来,反手拉着张起灵想把他甩出去。张起灵虽然在门后呆了十年,身手一点没落下,肌肉条件反射先把吴邪两下又按趴下了。这一下因为是肌肉反射,张起灵也来不及收力,吴邪后脑勺狠狠砸在地上嗵的一声,顿时鼻血飙得更猛了。

胖子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是哪一出,目瞪口呆。张起灵啧了一声,眼神冷了下来。吴邪这个当事人却好像丢了痛觉神经,竟然冒了个笑出来。

他两只手都被张起灵压着,于是就只是毫不讲究地拧着头胡乱在肩膀上蹭了两下脸,血糊了半张脸,在这样狼狈的处境下露出一个挑衅般的眼神。他偏棕色的瞳仁几乎灼灼燃烧着,死死盯着身上的张起灵。

“你想怎样?”

————————————————————————
这是小透明第一篇试水文。我终于没忍住对瓶邪下手了,用小学生文笔(捂脸)如果有亲看到,不要脸地求评论(⁄ ⁄•⁄ω⁄•⁄ ⁄)毕竟希望有人能教教我呀……_(:з」∠)_
短篇,不会太长,后期有肉。我最开始只是想写篇短肉而已,好像前面废话越来越多?唉算啦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