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客邪/瓶邪】片段摸鱼1

ooc严重!!!!慎入!!!
关注我的瓶邪小可爱们可以取关了,我真的是all邪的……_(:з」∠)_
————————————————

“族长。”

张起灵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反应。他身上的气势已经起来了,张海客也算了解他,这样的气场,张起灵已经毫不掩饰对他的近乎杀意的敌意。但张海客有恃无恐。

“我们在一起了。”

下一秒张海客发力点地后跃,险之又险地避开那横扫而来的黑色锋芒,然而过快的刀气还是划破了他颈间的皮肤。他来不及抬手确认伤势,甫一着地便又是第二次闪避。这一次他后跃的同时猛地向右侧一个翻滚,狼狈地闪开自上而下猛劈下来的古刀。他在与对方气势正面相抗的重压下艰难喘气,猛地一声暴喝:“吴邪!”

这一瞬的气息紊乱使黑刀终于追上了他,从他格挡在身前的左臂斜劈而下,鲜血狂喷而出。但那声大喝的确如他所料起了作用,他知道那人挥刀的一刹便收了力,否则这一刀实实在在下来,张海客自认无法保住这条手臂不废。饶是如此这一刀还是伤了他的一条大血管,剧痛和血液的飞速流失让他眼前发黑,半边身子都木了。他仰躺在地上,咬牙忍过这一阵,张家训练使他没有失去意识甚至哪怕发出一点呻吟。

但我赌赢了。略微清醒一点后,张海客心头冲上来的第一股情绪是复杂的轻松。

他赌张起灵会失控,于是选了这个他刚刚出斗的时间来和张起灵坦白。这样受了伤,吴邪也不会起疑。他赌张起灵不会杀他,顶多失控一瞬,所以他第一句就单刀直入,并成功地用吴邪的名字唤回张起灵的理智。

只是他仍然有深深的后怕之感——不仅仅是几个呼吸前刀下幸存的后怕,还有对自己得到吴邪的庆幸。他太了解吴邪和张起灵这两个人了。正因如此,他甚至比这两个人自己还要清楚他们之间的羁绊有多深。如若不是因为张起灵缺席的这十年,他绝对不会有半分趁虚而入的可能性。

趁虚而入,对,就是趁虚而入。张海客回想他们之间种种过往,面对张起灵那样难得失控的脸忽然不知说些什么。对族长和张起灵本人的敬畏在过往深入骨髓,但那些不甘和愤懑又似乎因此更为浓烈。微妙的心虚只会使他不断被提醒自己和吴邪的名不正言不顺,然而他直到张起灵转身离开也只说了一句话——

他选择了我,我会对他好。

因为爱情本就没有理所当然,更不存在道歉或感谢。正确的永远是吴邪的选择,他们只能心怀庆幸或失望地全盘接受。

——————————
其实我的心头朱砂痣是客邪真的。
最近开始忙,回复和更文都会少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天使,以及还没取关我的小可爱……(ಥ_ಥ)

【客邪】潮

OOCOOCOOC毫无意义的摸鱼,慎入!
——————————————

潮落。
这一幕如天地倒悬。滚滚巨浪如雪崩,尘世皆湮灭在这潮中。
海天一线间有一人独立。红衣翻卷,远望似狂兽躁动不止。
而那人巍然不动,一色银蓝间刺目如火。
一白马自后而来,马上人青衫翩然如少年。
青衫人在红衣客身后勒马,利落翻身,一手将马头反手推开,一手已扑向那红衣背影。
红衣客本如立像般的身形倏忽一动,此时恰有浪头迎面而下,再看去时便见红衣客朝江边轻飘飘点地飞出,青衫人已落在他原处。
这潮一浪猛过一浪,眼见那近处的已然要将红衣客吞没。青衫人却不慌不忙顺势一回手,便如那收纸鸢之人,拽着一角红衣将那人拉回来。
红衣客这次并未有所动作,真如那鹞子般被青衫人揽入怀。
浪头扑下来。两人身影瞬间弥散在天地间。
“施主何处来?”
“自是潮中来。”
“便往何处去?”
“往红尘中去。”
“既如此,且放手罢。莫要脏了我的僧袍。”
“怎会?我即是潮,便有红尘,也保得你清净无垢。”
“你便是潮,又要佛家何用?”
“三千世界,只有空门收得下潮。”
潮起。
天地倒悬,再不见一袭青衫或一点红衣。
在那潮永不能及的远方,只见一白马。
一双人。



——————————————
睡不着摸鱼。写的爽,看完就想删了……还是没舍得QAQ不知所云的碎碎念QAQ超喜欢客邪呜呜呜喜欢死了但粮好少啊呜呜呜自割腿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