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咳关注我的小天使,我高三这年可能都佛了,你们可以先取关吧真的不好意思QAQ高考上了我理想的大学我就填坑(ง •̀_•́)ง没上……大概也会填QAQ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瓶邪/all邪】无情梦

给竹砸太太 @竹子竹砸_爸爸 的生贺(ง •̀_•́)ง竹砸其实是8月生日!但我那个时候开学了,不一定有时间发……今天看到竹砸黑邪补充,就速打了一篇……我知道很短但我笔力真的有限QAQ挖长一点点就基本上——了……

是中山酒的衍生……?写的肯定不如太太原文好,就,看到太太那篇文里头没有详细写老张,想暗搓搓“画蛇添足”一笔……_(:з」∠)_求求你们都去看太太原文啊啊啊她是神仙!!!http://zhuzizhuza.lofter.com/post/1eaf9b8d_12423488

ooc绝对的……慎入吧_(:з」∠)_

不近人情,举世皆畏途;不察物情,一生俱梦境。

——陈继儒《小窗幽记》

————————————————

【1】

告别。

孤山路熙熙攘攘。人群来来往往,他匆匆而过,化入众生中。

无言的心情已经暗自按下,他能做的、想做的都已经完成。如今只需要奔赴最后的结局。

只是不知道那个人是否一如既往地目送自己远行。

这些都无所谓了。

明天以后,今天也只会成为南柯一梦。

【2】

那人吻上他时因为雪盲而缠着布条闭着眼,所以一直没看到他的表情。他自己此后回想起那一刻,耳边除了长白呼啸风雪声便只余了不知谁的擂鼓般的心跳声,也觉不出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毕竟“情”一字沾着便是伤筋动骨,而他向来谨慎,绝不会给别人或自己留一点后患。

在他把人推开前的一刹眼里燃起的火光,最终消弭在两个人都无从知晓的山风里。

【3】

“你老了。”

十年一梦。那人的微笑一如往昔。

路上再次经过那个山洞,他眼风扫过十年前曾停留的地方,莫名想要停留。

洞里温暖,只是和十年前不一样的是风声已被嘈杂人声淹没,而那人眼神沉静,立在火光前的身影投射在他眼底,带着一点令人心悸的余温。

他静静注视火堆,直到万籁俱寂,而光明和温度一起渐渐消失在长白千年不变的风雪声里。

【4】

他最后还是选择离开。

瀑布溪流水声潺潺千年不歇,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宁静安详的村庄,犹如望着一位颐养天年的老人。

他下山后还和那人在一起的短暂数月里,除了在那人眼中本本分分的休养,还做了一些事,也听到了很多东西。

其实也不用那些人刻意地让他“听说”,他自认心如明镜,很多细节,他一眼便看出来了。比如那个解家人眼底藏的很好的冷漠,黑瞎子对他奇怪了很多的态度,那个跟着那人的嫩头青不屑掩饰的敌意,甚至还有后来号称自己粉丝的年轻人对那人感情的悄无声息的转变。

就像那个表面上变了很多的人。十年后他还是能从那些蜿蜒狰狞的伤疤上一眼把人看到底。

而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一点不由自主般的,极度的沉郁。他没有深思,只觉得自己大约还是如常对这些事没有兴趣,而终于有一天落到他身上,他这样也只是条件反射的厌恶。

于是他走的非常干净利落。毕竟那人现在似乎不需要他,而张家未必不需要他。

无所谓。漫长一生中,他并不需要多余的什么。他只有责任。而责任已经够重了。

【5】

他回了张家。

然而还是忍不住。他总是留了几分注意力,关注着仅仅一省之隔的那人的动向。

这对他来说不正常。他是心思缜密的人,细细审视自己内心,他告诉自己这是自己没有报恩的缘故。恩情也是情,他这十年欠了那人良多,只是想着什么时候自己能助那人一臂之力,还了这份恩情,再无牵挂。

只是耳畔仿佛仍时有长风过耳。雪山之上那一个吻的温度,他不去想。

【6】

佛曰:诸法空相。

他面前桌上是那人最近的消息。而他闭眼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香港是不折不扣的南方,不仅没有北国雪山的凛冽,也不会有南国细雪的温润。

就这样闭着眼,他的目光就好像能穿过千里的土地,投在那人跪在青灯古佛下的伶仃身影上。

哪怕剃了光头,披着喇嘛袍的他,也一定是自己不曾见过的美好。

亦复如是。舍利子。

【7】

点点滴滴一夜不息的雨声在黎明前轻轻巧巧地消散。他躺在床上,沉默地看着窗外破晓的曙光。

他关于那人做的最后一件事,也只是把心头关于那人为什么要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地方遁入空门的疑惑深深压进心底。

佛曰:三世诸佛,依波若波罗密多故,得阿诺多罗三藐三菩提。那么如今他已心无挂碍,此生能否得究竟涅槃?

佛又曰:不可说。

【8】

此后百年无言。

那人去世,或是说往生净土。那些称得上或称不上故人的归去。于他再无干系。

他一个人阖眼的那一刹,才终于看清自己一生皆在梦里。

“世间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而他的梦到头也不曾有过温度。

或许也曾有过,但直到耗尽了,自己也没抓住。

只是那人想必再不会等在何处,许自己一句归家。

——————————————

乱七八糟不知所云,我的文笔就这样了QAQ感谢耐心看到这里的天使QAQ

该说的都在文里说了,还不懂的可以去看竹砸太太原文。其实我这篇文私心比较多,大概,和竹砸原文所想的那个老张也不一样,不过还是,实在笔力有限QAQ

他问能否究竟涅盘,其实不仅仅是替小吴问,更多也是问自己呀。

文里佛经是《心经》,其实蛮有深意,我浅薄地曲解引用一下。这也是我为数不多能全文背诵的佛经了。

评论(7)

热度(48)

  1. 竹子竹砸_甜甜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
    谶谶写得超好看了!比我装逼失败的原文后文好了一万倍!突然收到提前一个月的生贺的我原地旋转跳跃炸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