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瓶邪】有喵在侧

本篇是给有喵太太 @有喵 的贺文……有喵太太那么好肯定不会怪我文笔差嘿嘿嘿!
依然很惭愧没有一发完QAQ我会努力填坑的QAQ
ooc,ooc高亮!!!


-0-

你要相信,只要你的心中有着最坚定最诚挚的信念,你一定能以某种方式实现它——哪怕过程会与你所想有所不同,你也一定能得到回报——对你真心的回报。

-1-

“老板?这是……哪来的猫?”

“……路边捡的。”

“哎老板那你真走运!我女朋友可喜欢猫了,她给我讲过这种猫!这只看起来是纯种的孟买猫,你要是想养……”

“我说过我要养它了吗?”

“诶可是老板——”

“闭嘴,再废话一句就扣完你这个月的工资。”

“……哦。不过老板你要是不养,给我呗!我女朋友下个月生日我,没钱买猫……”

“少废话,我有说不养吗?”

“老板!有你这样玩我的吗……”

“我养一阵子,下个星期我走前再给你。”

“哎好的老板没问题老板!”

“还不快滚?”

“是!”

-2-

吴邪托着下巴坐在书桌前,皱着眉头与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对视。

两小时前,他出门采购。慢悠悠走到西泠印社的门前,一个黑影突然从路边窜到他脚下。他猝不及防差点绊倒,低头一看,他对上了一对明亮的,金黄色的眼睛。

“……原来是只猫。”吴邪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这是一只极其漂亮的猫。它个头不大,身形矫健,浑身漆黑,呼吸起伏间看得到漂亮有力的肌肉在绸缎似的皮毛下滚动。只是浑身都有些灰扑扑的,看起来像是在街头巷边钻窜过一段时间。

一人一猫对视良久。吴邪对着那双眼,有点呆住了。猫的双眼非常明亮,对视时又专注,看着他时他总错觉自己被吸进了那深邃的不见底的黑色瞳缝中。

这猫真奇怪。吴邪面无表情,暗暗腹诽,这闷不吭声的劲,简直就是个小闷油瓶。他往一旁试探地迈了一步,他一动,那猫立刻往他那侧一爪子下去挡了路,一双眼只紧紧抓着他视线不躲不闪,透着一种莫名的坚定。这样严肃的“情绪”出现在一只猫身上,还让他看了出来,本身就是一件有点玄妙的事。

吴邪有些啼笑皆非地摇摇头,心里一巴掌把自己扇回神。他没想太多,直接绕开那猫继续往前走。

一阵风掠过他脖子边,吴邪条件反射一侧身躲开了,下意识拉开防御的架势。一道黑影闪过,轻轻巧巧落在他前面地上。黑猫扭过头,大约是没料到他能躲开,静在那里看着他。

吴邪锐利的眼神看清是黑猫后才柔和下来。他在黑眼镜那里时就被告知自己的脖子是弱点,自然也受了黑眼镜很多专门针对脖子的防御训练,脖子已经成了他的一个敏感点。这样后天形成的第六感的确曾多次让他有惊无险地死里逃生。

一人一猫又对视了一阵,吴邪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弯腰对那猫伸出空着的左手。黑猫一秒都不带犹豫地一跃而起,不过没有像他设想的一样跳到他怀里,而是一路顺着他胳膊蹿上了他左肩。吴邪控制不住地一抖,条件反射又要把它甩下去,只是猫这回聪明地死死扒住了他肩头。这么一个过程里,黑猫一直收着指甲,连吴邪的外套都没划破一丝。

吴邪僵硬地站在原地控制自己不要再条件反射甩掉肩头的猫。猫也很安静,跳上去后就再没有什么大动作。吴邪深吸一口气,终于直起身子,尽量正常地迈开步子。他不想去想这猫到底为什么这么死赖着他不走,也不想去思考自己这样连自己都照顾不来的情况能不能保证一只猫的生活。局已经展开了,他也即将走到给自己安排好的位置上。现在他只是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生命陪在自己身边,就像是那个还在长白山底下睡大觉的人当年一样,能带给自己莫名的安心感。

吴邪无声地笑了一下。这个融阳破冰般的笑使他这些年封冻的面容瞬间柔和,有那么一瞬,和最开始的他重合在一起。只是这个昙花一现的微笑除了他肩头那只盯着他侧脸仿佛在放空的黑猫以外,再没人看见了。

-3-

他最后还是决定暂时养着这只猫一晚上。吴邪摸摸黑猫刚刚吹干的柔顺光滑的皮毛,起身去洗漱。明天他要去一趟堂口,这之前把这只猫送到店里吧。这次大概就是整个局正式全盘启动前他最后一次查账,同时他还要亲自出面安排一些事。他要离开一段时间,虽然他已经请好秀秀和小花出面,背后还有二叔坐镇,但有的事除了吴家家主吴小佛爷,没人能替代解决。

吴邪悠悠地冲澡出来,除了头发尚在滴水,已经是衣冠齐整的样子。这是多年玩命的习惯,就算是洗澡也要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他走进书房想把黑猫抱出来,刚一到门边,一股极其强烈的预感使他突然抱头蹲下,与此同时一团黑影猛地撞在他身上,猝不及防下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多年苦训还是有效的,他毫不犹豫地顺势一滚躲到了门后视线死角,避开了连射的几发子弹。轻烟散去,对面阻击手已经知道最佳阻击时间错过,再中的几率基本为零,停火迅速离开。

吴邪保持着蜷缩着的姿势喘了几大口气,嗡嗡作响的脑子才渐渐回神。这时他才感到身上黑猫的重量,低头一看,黑猫正抓着他胸口的衬衣,死死盯着自己锁骨处。那里有一道长而粗的狰狞伤疤,还是暗红色的,缝合线蜿蜒如蜈蚣。这是很久以前他一次与汪家人偶遇火拼,被最后一个漏网之鱼近了身一刀划断了锁骨留下的痕迹。

吴邪哑然,想是这疤不知道怎么勾起了猫的兴趣,就着这个被扑倒的姿势笑到:“小屁孩吓到了?”便伸手要拎起它后颈。却不想那猫突然自己一扭身躲开他的手跳下地,扭头冷冷地盯着他。

吴邪一直觉得这猫有点莫名的灵性,那双眼的情绪分明,总让他错觉不自禁地想起一个早已离开的人。现在他不知怎的就被这样一对深沉澄净的眼看得心虚,胡乱把衣服领口拢拢,又伸手去抱黑猫。黑猫这回听话地没动,任他一把搂起来就走回沙发。吴邪找了条毛毯暂时给它做了个窝在沙发上,黑猫乖乖地钻进去,也没有立即睡过去,就睁着一双眼看着他的。吴邪随意地摸了两把它的头,转身回了房关上门,被一只黑猫勾起的思绪纷繁,没了睡意。

有的人虽然与你没有缘分长相处,但总会在你生命里留下痕迹。

—TBC—

——————————————
感谢忍受我小学生文笔到这里的天使呜呜呜呜
以及最最重要的是祝太太生日快乐啊啊啊😱太太会一直一直可爱下去的(ง •̀_•́)ง

评论(12)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