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致孤舟太太的生贺】【瓶邪】云归处(上)


ooc严重真的!!!(ಥ_ಥ)只是给自己留个档……(ಥ_ಥ)真的不好意思艾特女神QAQ

————————————

云归处(上)

——你是南来残雨,是我北往飞白。我踏浪逐风三万里,不过寻你一场云归霜回处。

1.

十月飞雪连天,墨脱已经大雪封山。

一个黑色的身影一点点向山上移动。漫天风雪中他像是仍能清晰地找到方向一样笃定地前行。当他扫开最后一块青石板上的积雪后抬头望去,一抹鲜红一刹那灼伤了他的眼睛。

那是一个喇嘛。他背对张起灵的来路,静立在一个香炉前。香炉火正旺,显然是有人刻意保持的。

喇嘛身形瘦削。厚重的红衣下似乎还能看得到那根根支离的骨架。他纹丝不动地站在风雪中,若不是翻飞的似乎下一秒就要卷入风中的衣袍,来人甚至错觉自己看见的是一尊塑像。

张起灵一动不动地站在那看了那个身影许久。最后仍是喇嘛自己先打破了这死寂的画面。他没有回头向山下的路或是山里的路看一眼,便绕过香炉进了庙。

距离还是太远了。狂风呼啸着席卷天地,张起灵默默地注视那个仿佛自己一生都无法靠近的背影。

2.

他盘膝静坐在温暖的屋里,双眼合拢。那双小扇子似的睫毛连一点点颤动都没有,泛着青白的眼皮下看不到眼珠的转动。

“叩。”

“师父说,你的贵客到了。”

屋内仍是无人般的死寂。良久,屋外的小喇嘛叹气,道:“我去和师父说。师兄,你该出来陪我做晚课了。”

脚步声远去了。屋内那个凝固的人从头到尾都是静默着的,只是脚步声消失的时候,那睫羽微微抖动了一下。

像垂死的蝴蝶被风撩动翅尖。

3.

他穿过重重回廊,忽然在阴影边缘停下。今夜天气恶劣,黑沉的天幕压在飞檐上。在一线天的微光下,他异于常人的夜视能力使他看见了天井中央那个黑影。

妈妈。

胸口绵延过他漫长一生的钝痛一瞬间清晰起来。他注目着那个承载着他前半生所有悲痛的雕像。现在他已经有了新的力量,助自己平心坦然面对过往的不堪。但似乎,这个新的力量也正在离他而去了……

与此同时,他的余光突然抓住了那一抹和他一样掩藏在阴影中的红色的衣角。他眼中闪过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波澜,仔细辨认着那人的身形。

是他。只有他。

然而他刚刚朝着那人迈出第一步,便不由自主地停下了。

近乡情怯。他的心中忽然冒出了这四个字。

两人隔着一尊无声流泪的塑像沉默对立。

良久,他忽然感到一丝怪异。他以为自己与之对视的那道目光,其实没有放在他身上。事实上如此昏暗的环境下,他并没有完全看清对方的脸,但他就是察觉到了自己现在已不是那目光的焦点。这感觉来源于他们并肩的短暂岁月,也来源于终极里静寂如死的漫长十年。在那些有他紧随的日子里,他无时无刻不感受到那道目光的包围。哪怕独处与世隔绝的终极,他仍能感受到这份联系的重量。而这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温度,也足以使他冷寂的余生温暖起来。

他曾知道什么是想,他的母亲给了他一颗有着想的能力的心。可懵懂明悟的那一瞬他就失去了心的存在意义。没有内容的“心”是什么?他不知道,他从未想过。

直到他遇见吴邪——第二个走进他心底的人,很有可能也是最后一个,他终于学会使用这个字。而如今他在追寻吴邪下落的日子里终于明白,有了互相牵绊的心,才能称作“想”。有了“想”,才有了生而为人的归处。

现在,他依稀察觉到即将失去这温暖的可能。于是现在他会回到这个地方,挽留此生最后一点期盼。

4.

“施主,请。”

红衣喇嘛在一扇普通的木门前停下,微微躬身一礼,便径自离开。

“吴邪。”

喇嘛低头看着自己左手臂上那只异于常人的右手。他没转身也没回头,只轻声道:“施主当是认错了人。贫僧俗家名关根,师父尚未赐法号。”

“吴邪,跟我回去。”

喇嘛终于回身,第一次抬眼与他目光相接。

“施主,吴邪已死,若为寻他,请回吧。死生有命,莫要强求,白白入了魔障。”

“吴邪。”

每次都是这样。他注视着那双平静而坚定的眼,原本古井无波的心泛起波澜。每每这个人这么看着自己,自己都会动摇,无论何时何地。

僵持良久,一方愈发坚定的力道终让另一方松了口:“施主,进去吧。或许我能为你开解一二。”

———————————————

这篇,本来是给太太的生贺,但文笔太垃圾我真的不好意思艾特……(ಥ_ಥ)随缘吧!哪天我的文笔有进步了再给太太更好的生贺!(ง •̀_•́)ง
这篇是孤舟女神给我的启发……(ಥ_ಥ)真的吹爆太太呜呜呜,只是后续实在卡了,最近又特别匆忙,只能不伦不类发一半先了呜呜呜QAQ

评论(1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