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瓶邪】骚话连篇3.4.


3.

我是个说到做到的,勇于挑战极限的男人。

老子是黑社会,老子走路带风。

“……不行。”我捂脸。“这太他妈不要脸了。我怕我说完就肾虚。”

“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胖子幸灾乐祸地束手旁观。“为了我们仨的养老金,就你费点唾沫星子,值了!”

我揉揉脸强打起精神,被胖子的话说的心动。不就是一句骚话,难道闷油瓶还能反身一脚把我踹到篱笆上?他肯定舍不得他辛辛苦苦搭好没几天的鸡圈。

更何况,他估计连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唉,等他自己开窍绝对不可能,还是得想办法上点技术操作。

先试试关卡难度,再决定攻略。我打算先用句骚话试试他。

“……小哥。”我站在他身边,一边默默注视跑过来抢食的大鸡小鸡,一边叫了他一声。他没出声,我知道他在听:“我,我以后只能上午跟你说话了……”

他明显顿了一下,转头来看我。

“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大概早从我的眼神和小动作判断出我有什么小心思小念头了,只是等着我挑明。我看着他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忽然就感到一阵索然,本来夸张的语气都憋成了干巴巴的平声:“……因为我怕我早晚会爱上你呀。”

我发誓我一定看到了他眼神中一刹那闪过了什么。但这个人我十年前读不懂,十年后仍然在他面前白痴得像个智障。他什么都没说,甚至连多的一眼都没投给我,就又转身回去喂鸡了。从头到尾如果没有那一眼,我都会觉得我是个透明人,在他身边独自唱了一出独角戏。

我傻站到他抖完鸡食转身,才瞬间如梦方醒,连眼神都不敢和他对上,心虚地急忙拔腿开溜。


4.

自早上这次事故后,我早饭时在闷油瓶面前心里除了点莫名其妙的心虚和怂,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我自己也觉得这么个矫情样真啰嗦,但还是抑制不住地郁闷。我极力表现得正常自然,他们两个都没发现我的小情绪。我一边心里暗自松了口气,一边……更加莫名委屈了。

吃完饭,闷油瓶背起包就走。自从我们来这里住下,他每天都雷打不动地“巡山”,一走就是一整天。我们也没太敢问,他也从来没说过他去干什么了。只是每次他都会从山里带回来很多奇奇怪怪的野味,比如野鸡,鱼,各种野菜或者中药,甚至有一次他直接扛回来一头野猪崽子,一路进村不知道吸了多少人的眼球。

我看着他出门的背影,随手摸了根黄鹤楼出来点上。

我觉得我还是留不住他。现在这样的情势,我已经应该心满意足了,可其实本质上和当年也没什么不同。这么多年过去,我觉得我们像是又回到了起点。唯一不同的是,我当年还能一路死死追着他,现在,我再没有那个精力与体力了。

我已经所求不多,我只希望我走到结局的时候,还能看一眼他的背影。只是不知道那时我还能否得他最后一点怜悯。就凭这么多年的了解,我想大约他这样的人,应该也会有对将死之人的一点小小的仁慈吧。

这一点点余晖,也已足够温暖我前路了。



——————————
久不更的心虚,和,反正也没人记得的理直气壮(ง •̀_•́)ง_(:з」∠)_这篇我已经快放弃了,怎么写都绝望得一批,ooc到不忍直视。小学生文笔也救不了我了……(ಥ_ಥ)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