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咳关注我的小天使,我高三这年可能都佛了,你们可以先取关吧真的不好意思QAQ高考上了我理想的大学我就填坑(ง •̀_•́)ง没上……大概也会填QAQ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瓶邪】点天灯2.

高亮!这章有点,额,接受不了请立即退出QAQ
严重ooc狗血天雷……(ಥ_ಥ)我真的是邪粉呀呜呜呜
预警预警!
ok……?
————————————————

2.

“好了各位爷,接下来,就是我们今次的重头戏了。这回的‘虫儿’,在座的爷想必都是识得的,我便不多介绍了。请人上来吧。”

“是小邪。”

原本安坐在位子上的众人纷纷伸头去看。张起灵早已起身站在栏边,紧紧盯着下头场上的人。展台后的帘幕一动,一人被几个西装大汉拖上了场。

是吴邪。

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衫,领带不见了,白衬衣的扣子几乎被扯开了一半,看起来还是被人从头泼了水的,湿透的衬衣紧紧贴在身上,清晰地勾画出肌肉分明的纹理,踉跄行走间以张起灵的眼力甚至看见他胸前若隐若现的红樱。他被人把手反压在背上,一人在他腿弯处踹了一脚,他被迫重重跪在台上,哗啦一声在整个鸦雀无声的场子里听起来极其刺耳。张起灵这才注意到他手上和脚上都拖着金光闪闪的金属锁链,已经挣扎出了青红交加的血印子,在白皙瘦弱的手腕脚腕上无比显眼。他嘴上绑着一条几近透明的白纱,白纱已经被他的口液打湿,看得清他口中塞着一个白色口球。他眼上也用白纱缠了好几层,发梢和纱布都沥沥地不断往下滴水。

但最令人血液沸腾的,是他下半身的风光。

两条因为常年不见阳光现在在聚光灯下白亮得几乎刺眼了的长腿裸着蜷缩着。因为被迫跪趴、上身被人压向前的姿势,他的臀部翘出一个极其饱满淫荡的弧线,从上身滑落的水珠滚落进那条隐秘的深沟,勾着人的目光一路不由自主地想狠狠刺进去扫荡。湿透的白衬衫很短,若隐若现地掩着股缝里的东西。

那是一条明显连着肛塞的短短的狗尾巴。

那尾巴是明黄尖白底色的,看得出质量不错,尾巴尖的绒毛轻盈到随着吴邪一呼一吸微微抖动。但正是因为质量好,才让人看得出尾巴根部那已经被不知道是润滑液还是体液浸得透湿的绒毛紧紧地服帖下去,蹭在白嫩的臀肉上凌乱不堪。尾巴附近的臀肉被挤开了一点点,于是所有人都隐隐约约看见了那一圈泛着红肿色的嫩肉随着吴邪压抑着的喘息一收一缩自动吞吐着黑色肛塞的情态。肛塞似乎很粗大,吴邪明显是在忍耐着什么,呼吸都抑制不住颤抖地克制着。有几道透明的液体顺着肛塞胶质部分的边缘滑下,聚成一串略有点粘稠的痕迹滴落在他的小腿肚上,划过一道道淫靡的痕迹。

他似乎耗尽了体力,全靠身后人拽着锁链才没有倒下,浑身都在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疲惫而微微颤抖。他眉头看上去因为用力而皱起,但仍是喘息着仰起头将正脸对着灯光。水珠有的顺着服帖在脖子上的发尾往下滑落,勾勒出那天鹅颈一般优雅美好的微弓弧度,有的从额上的碎发间划过他清俊锋利的脸庞,在凹下去的锁骨处短暂地留恋,便加速隐没在领子里令人遐思的边缘。

全场先是鸦雀无声,接着一阵骚动。有些人没有认出他的脸,只是为这样淫靡的景色而兴致勃勃;也有人认出来吴小佛爷的样子,难以置信的切切低语像黑暗中涌动的泥沼一波波涌进张起灵的耳朵里。

“那么各位爷,”女人风情万种地环顾四周,收到满意的效果后挑起一边嘴角笑了,“最后一场拍卖,卖品杭州吴小佛爷,起拍价一元,每次加价一元以上。现在——”

“开始!”

——————————
ooc了我知道,真的对不起我就是邪恶地想看这个场景呀QAQ接受不了请左上出去吧……(ಥ_ಥ)真的很抱歉<(_ _)>
本来想睡,被锤基虐的心疼,自己摸粮安慰自己(虽然这两对cp并没有什么联系),这个点应该没人看到蛤蛤蛤

评论(4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