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咳关注我的小天使,我高三这年可能都佛了,你们可以先取关吧真的不好意思QAQ高考上了我理想的大学我就填坑(ง •̀_•́)ง没上……大概也会填QAQ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簇邪】我自信

天雷狗血ooc恶俗脑洞,真的慎入呜呜呜
————————
“大概就是这样。我能告诉你的都说了。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这盘棋就稳赢了。”

男人靠在石灰墙上,从贴身口袋摸了支皱巴巴的烟点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明明两个人都才死里逃生精疲力尽,一样的灰头土脸的狼狈,这个男人却好像永远都是这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高傲得往哪随便一靠,哪里就是他的黄金王座。

黎簇冷冷地直视男人的眼睛。就是这种钻石般璀璨火焰般炽烈的光芒,看着真让人火大。那股子火气一头冲上他脑门,一头却冲向他身下,烧得他眼角都泛红。他一字一句咬牙道:“你知不知道你这副自信的样子真他妈欠操。”

吴邪并没有接收到这句话最直白最字面的意思。他只是看着少年人发狠的模样心下觉得有趣。果然跟有活力的年轻人呆在一块自己都想变得活泼了。吴邪歪过脸靠着墙,悠悠然咬着烟头含混不清道:“我自信,我出色;我拼搏,我成功。小屁孩,一看就知道你在学校没乖乖喝老师的鸡汤。今天就让你吴老师重新浇灌一下祖国长歪的小花花。”

黎簇却一反常态没有顶回去。他此时正一边忍着下身那股子邪火,一边死死盯着男人漫不经心的侧脸。

“你他妈哪来的自信能压老子?有种现在从我身上滚下去跟我干一架……啊!呜……嘶!你他妈就不能慢点?!疼死老子了!”

“我自信,我出色;我拼搏,我成功。吴,老,师,”身上那人每说一句就狠狠往里顶一下,刻意把控的节奏带出来的啪啪声回荡在屋子里,极其色气。吴邪愣怔了一会儿才依稀想起当年那事儿,他喘着气断断续续地骂,声音被撞得支离破碎:“你,他妈,个,小逼崽几,那么,早,就对我,呜……图谋不轨?唔!狼心狗肺……的东西……啊!嗯……你他妈……慢点……呜……”

黎簇放开动作大开大合地干着身下那人,终于逼得他崩溃地呜咽出声,神志不清,再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最后他掐着吴邪已经满是红痕的软腰提起来自上而下凶狠地几个深顶,抵着那人前列腺激射而出。吴邪眼神迷乱,身子因为这一下强烈的刺激抽搐着,也被迫缴了械。他哽咽着大口喘气试图获取氧气,却感到上面那人死死压了下来,燥热的吐息笼罩了他全身。他扭着腰想逃,却疲软得动弹不得。他看不见身上人的表情,也就没看到那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浓烈感情。

黎簇将全身重量都压在吴邪身上,把头凑在那人耳后,用少年人变了声的低沉声音轻笑道:“吴老师,现在是我浇灌你。”

——————————
这个是我今天模拟考的摸鱼……我考试都在干什么?
考场墙上的鸡汤一句话一辆车。对其实重点就是那句“我自信”………………我是祖国的歪花,我也想浇灌吴老师_(:з」∠)_

评论(3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