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瓶邪】血5.


5.

他睁眼。

张起灵的唇仍然停在他的睫羽上。那温热的感觉和熟悉的气息似乎拨动了他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可下一秒便被本能的黑色浪潮吞没。

吴邪突然一挣,在这样近的距离下他一口咬住了张起灵的肩。他下了死力气,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弥散开,牙已没入肌肉群。

张起灵反射性地绷紧了肌肉。他立即察觉到吴邪气息的变化,猛地挣起身道:“吴邪!”

他看到吴邪的眼睛,破天荒地哽住了。那已经不像是人的眼睛,中间瞳孔不断张开又收缩,眼球一动不动地定在眼眶正中。一股清晰而浓郁的恶意从里面扑出来,劈头盖脸地浇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也就这一刹,吴邪提起膝盖重重捣向他腹部。

下一秒惊天动地的哐的一声,吴邪被侧身砸在坚硬的地板上。他闷哼一声,几乎已经止住了的鼻血随着这一震又喷出一股。张起灵完全是条件反射的出手并没留力气,一手扣住他的膝盖往侧边狠狠砸下去,另一手瞬间掐住他的脖子重重按在地上。

只一下张起灵就反应过来,但怕吴邪乱动,仍然用了点力气保持姿势按着他。他难得有点慌乱,低头道:“吴邪,吴邪!你听得到吗?”

吴邪却像是被这一下砸醒了。他极其缓慢而干涩地眨眨眼。“小……哥?”

张起灵却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仍然微微拧着一点眉头看着手下不断慢慢扩散的血色。

“小哥。”吴邪视野仍还是模糊的,但他好像仍然感受到了张起灵的低气压。他微微勾起一点嘴角,用气音唤他。

“我这些年……搞了点东西,到我脑子里。”吴邪没有介意两个人现在如此扭曲的姿势,或者说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够分到这上面了。他语速很慢,有的地方有奇怪的卡顿,像是刚刚开始学习说话。张起灵凝神看着他,他的目光却又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法控制地散开了,并没有对上身上人的眼睛。

“小哥,你知道……费洛蒙吧。我是……蛇语者。”

张起灵瞳孔猛地一缩。

吴邪似乎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底牌摊开了。他说出这句话后又开始了不受控制的机械性颤抖。因为失血过多,他的唇色几乎看不出来了,一样也在几不可察地颤动,干裂皲皱,看着无端端令人心疼。

“我要怎么做。”

吴邪顿了一下。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轮到张起灵问他这句话。但旋即他扯了个笑出来:“不用了小哥,你有这份帮我的心,我就很感动了。但这是我自己的事,没必要麻烦你。”

他说这话完全是发自内心,并没有什么掩藏的用意,于是整个人显得特别坦然而有一种放下了的释然。但张起灵脸色突然暗了。

——“我的事与你无关。”
——“我自己的事,没必要麻烦你。”

他神色难辨地低头,轻声道:“我什么都不能做。”

吴邪意识一直都没太清醒,这时依稀听到,胡乱地嗯了一声。但他马上就瞪大了双眼,瞳孔都聚焦了,里面溢出极其惊讶的色彩,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因为张起灵一口咬在他的嘴上,然后浓烈的血腥味瞬间冲垮了他摇摇欲坠的心理防线。

————————————
我仿佛看到了车前灯。

评论(2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