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咳关注我的小天使,我高三这年可能都佛了,你们可以先取关吧真的不好意思QAQ高考上了我理想的大学我就填坑(ง •̀_•́)ง没上……大概也会填QAQ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瓶邪】血4.


4.

后来吴邪回想起那天自己哭着被张起灵连拖带抱地弄上楼直接扔到人床上,连一旁的胖子都被他忽视了个彻底的情态,对自己当时一边崩溃一边感到丢脸的心理很是无语。当时的他一时只觉得没想到自己十年后在张起灵这样一个本该已是近乎陌生的人面前心理防线崩溃得这么轻易,可他并没有发觉此前自己一直在潜意识里抵触的那个真相恰恰是起因。直到事后他以一种截然不同的心态和角度去审视之前的自己,这才恍然:自己对这个人的感情早已经不知不觉间渗透了灵魂。

然而在当时这样一个混乱的情景下,眼泪越是想收回去越是止不住。吴邪恶狠狠地自虐般的闭紧双眼。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吴邪已经因为心理防线的崩溃而有些神志混乱。十年风霜雨雪,再加上那些不计其数的蛇毒费洛蒙,他的情绪处在一个摇摇欲坠的脆弱的平衡点上。张起灵的回归和与他如此近的接触无疑是最后一根稻草。

直到这时吴邪还强行拉扯着自己微弱的理智,拼命想给张起灵一个警告。张起灵离开了十年,他不知道他的危险性。

可他从牙缝里逼出来的几个字愣是没让张起灵接受到警报。那个“不”字是他对自己说的。可他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理智没入黑暗的最后一瞬他仍咬着那两句没能完整出口的话——

不能伤到小哥。

小哥,走!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