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瓶邪】血2.

2.
日上三竿,冷冷清清的小楼房里才传出点动静。

胖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把手伸进过了一夜就皱巴巴的大号背心挠肚皮,踢踢踏踏地晃出门。

这楼从外头看就小得很,里头大堂又整的阔气,二楼自然可想而知是怎样一副紧巴巴的样。两间独立客房,门挨着门窗抵着窗,更不用说还会有什么走廊的空间,就巴掌大一个楼梯间,也因此他一脚踏出去就差点踩到刚好同时开门的张起灵。

胖子一脚已经收不住踩下去了,张起灵什么人,自是早已流畅地后退一步闪开了胖子。就这一瞬胖子眼风便扫到了门缝里房里的一点风光,登时愣了,下意识要上前推门,被张起灵一挡。胖子回神,立即急吼吼地冲他道:“你们这是搞啥呢?怎么成了这样?小吴呢?他怎么了?”

张起灵一挡之后就戳在门口牢牢挡着胖子视线,作势要关门,只冷冰冰蹦出几个字:“他没事。”

胖子有点傻眼。

他昨天眼睁睁见着想溜的吴邪被张起灵拦下,两人竟然出乎意料当场动了手。吴邪道上历练多年,又经了道上老二哥黑瞎子的亲手调教,身手早已今非昔比。但张起灵闷不吭声在门里一睡十年,现下刚见了光,有些反应不及,出手没控制好力度,重伤了吴邪饱经风霜的小鼻子。吴邪自见了张起灵起情绪就有些失控,胖子一直看得分明,也深谙吴小佛爷本心里那点最后的心软,又很清楚张起灵那个闷不吭声的性子,觉得无论如何他俩也不至于出事。结果他一错眼两秒不到这俩就倒在地上血流成河,虽然只是吴邪单方面几乎可以说是日常的鼻血,也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他刚想拉人起来,就见吴邪顶着一脸血还不怕死般地挑衅张起灵。可这话也算合了吴小佛爷的脾气,更何况胖子还没有没眼力到看不出这俩之间的微妙气氛。于是他放心地拍拍手把已经失血腿软的吴邪往张起灵怀里一丢,没心没肺地自己回房睡觉去了。这楼想必是在隔音上下了些功夫,反正胖子一觉睡到这时候,一点动静都没听到。他以为还是小哥牛逼,无论是十年前的小天真还是十年后的小佛爷都能治的死死的,却不想一早起来就看到这么惊悚的场面。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那大片的红已经非常惊心了。他想吴邪鼻子废了这么些年了也从没一次性出过这么多血,那出血量就有点细思恐极了。胖子担心这两人昨天回房继续干架伤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急着进门看看,被张起灵拦了,却还是探着头试图瞟一眼小天真。张起灵却一点机会没给他留,关门时好歹快速扔了句“他没事,这两天先不要进来,把饭放到门口”就砰的一声锁了门。

胖子在门口吹着萧瑟冷风半晌,最后一耸肩,得,小两口爱咋玩咋玩,便哼着歌慢悠悠下了楼。

——————————————————

咳,看到这么多小红心小蓝手,简直,受宠若惊!真的谢谢大家不嫌弃我辣眼睛( •̥́ ˍ •̀ू )本人真的小学生文笔,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多踩踩……(/ω\)谢谢谢谢(⁄ ⁄•⁄ω⁄•⁄ ⁄)

评论(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