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瓶邪】血

初次发文,重度ooc跪求谅解QAQ

0.
男人间的爱情总是见血的。

1.
从长白山下回到二道白河,众人早已疲倦不堪。解雨臣解总大忙人早带了自家伙计马不停蹄先一步回了京。吴邪大手一挥放了吴家众伙计包括拖把白蛇这些心腹回早已订好的落脚点休息,自己亲自把胖子张起灵带到家小店里,说这是熟人开的店,自家人放心好照应。这店其貌不扬,一眼看过去就像个普通民居,内里却颇费了苦心装修,格局庄重大气,俨然一个微缩版的新月饭店。

吴邪停了车便轻车熟路自己拿钥匙开了锁进去,站在大堂将钥匙扔给胖子和张起灵,指指楼上,漫不经心道:“楼上就两间房,你们随意。我先回京,你们想去哪自己决定,房间里证件和钱都全了。”

后半句胖子便知道是对张起灵说的了,因为他自己证件齐全资金不缺,就看门老张一个三无人员。他被这突如其来的甩包袱弄得愣了愣,下意识看了眼自出门就没说过第二句话的张起灵,急忙道:“哎小吴,你……”

一个“你”字堵在舌头尖愣是没吐出去。

一旁张起灵正好砰地一声把吴邪按在地上。着地姿势不对,张起灵用力没收住,吴邪脸与地板亲密接触,脆弱的鼻黏膜立马往外飙血,淡色的木地板上一下就淌了一摊触目惊心的红。

张起灵也愣了,立即松了力想拽吴邪起来。没料到吴邪自摔下去那一刻就压根没想过停手,一瞬间撑着地弹起来,反手拉着张起灵想把他甩出去。张起灵虽然在门后呆了十年,身手一点没落下,肌肉条件反射先把吴邪两下又按趴下了。这一下因为是肌肉反射,张起灵也来不及收力,吴邪后脑勺狠狠砸在地上嗵的一声,顿时鼻血飙得更猛了。

胖子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是哪一出,目瞪口呆。张起灵啧了一声,眼神冷了下来。吴邪这个当事人却好像丢了痛觉神经,竟然冒了个笑出来。

他两只手都被张起灵压着,于是就只是毫不讲究地拧着头胡乱在肩膀上蹭了两下脸,血糊了半张脸,在这样狼狈的处境下露出一个挑衅般的眼神。他偏棕色的瞳仁几乎灼灼燃烧着,死死盯着身上的张起灵。

“你想怎样?”

————————————————————————
这是小透明第一篇试水文。我终于没忍住对瓶邪下手了,用小学生文笔(捂脸)如果有亲看到,不要脸地求评论(⁄ ⁄•⁄ω⁄•⁄ ⁄)毕竟希望有人能教教我呀……_(:з」∠)_
短篇,不会太长,后期有肉。我最开始只是想写篇短肉而已,好像前面废话越来越多?唉算啦放飞……

评论(28)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