谶邪妄语-高三不考好不改名

注意这里all邪!虽然大概主瓶邪?
作业越多我越黄,想和吴邪去上床,
一次两次三四次,艹得吴邪直叫娘。
——竹子竹砸语
咳,这里小谶子咸鱼一条,小学生文笔缘更小短篇。

当我在点小红心、小蓝手以及留评论时,我在想什么

就是了太太们呜呜呜呜吹爆太太们呜呜呜呜

犹玉二代目:

yep.


齐泱:



只有小红心:
第一种情况:已阅。
第二种情况:马。
第三种情况:哇!这个好棒!但不想让别人看到!没人看到我就能独占了!我要像头龙一样把这个宝贝藏得谁都看不见!!!它是我的!

只有小蓝手:
扩。

既有小红心又有小蓝手: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有这么好的东西!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才这么一点点热度!不行!我恨不得一个人给它点两百个热度啊啊啊啊!作者太太您感受到我炽烈的爱了吗!我爱你啊!请继续加油啊!

评论:
别多想了,作者太太,这就是在向您求婚。


【致张先生的信】

——世界上所有曾经存在过的美好,都会留给明天。

——0——

他借着浴室水声,轻轻地从一个很不起眼的抽屉里抽出一个牛皮纸档案袋。档案袋是大号的,看起来塞得满满当当。他已经虚弱到只是把袋子放在桌面上就已经快直不起腰了,但听着浴室里关了水,他仍然强撑着自己摸回了床上,连被子都没力气盖上,就闭上了眼睛。那一对浓密如鸦羽的漂亮睫毛颤抖着,仿佛还在挣扎着振翅欲飞。

他模糊中感到那人靠近床边了。他遗憾地想:可惜没能再好好看一眼美男出浴图。

——0.5——

张小哥:

展信好!

当你看到这些信的时候,胖子一定已经跟你解释了我们的身份吧!我就是关根,胖子嘴里的铁三角就是我们仨。

现在你的心里一定有很多疑惑。但我想,你一定感受到对胖子的信任吧。他是你最好的兄弟,我相信你自己一定有所感觉。至于这些信,是我一开始就想留下的,只留给你一个人的。你现在一定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去寻回你的记忆了吧?不要担心。你的使命已经完结了。我们是你在完成使命的道路上认识的朋友,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是我们帮你结束了这一切。但你的失忆症的确无法因此而改变,我想了想,如果你失忆的时候,愿意暂且相信一下我们,我的信会给你很大的帮助的。你可以信任我们,因为你曾经救过我和胖子,很多次。因此我不会有恶意,从一开始,到永远。

那么,接下来,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按着我的信,去寻回你的记忆。当然你在遇到我们之前的事情,我和胖子一定不会有多深的了解。因此,这些信只是指引你再走一遍我们三个曾一起去过的地方,而在这之后,我相信你会自己决定是否需要继续找回以前的记忆。关于那些事情,我也留下了一些资料,这是我这么多年尽了最大努力找到的能关于你的一切。希望它们对你有所帮助。

现在,小哥——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因为我和胖子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这么叫你,我想你现在也一定不会介意的——你可以放下这封信,在这个纸袋里找到第一个信封。那个信封里是你将会感兴趣的第一个地方,我想。这个地方,对你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把它作为你旅程的第一站。不过如果你不愿意按着我的顺序走,你可以把所有的资料都看完,再做决定。一个序号对应一个地点,有一封信和一个资料袋。但我想请求你,不要先打开信封。信封里只是我个人给你的信——重要的信息我都留在资料袋里了。如果走完这些地方,你还是想看看我的废话,就再打开那些信封吧。

那么,小哥,如果你相信我们……谢谢你。这封信只是一个来自老朋友的问候。很遗憾不能陪在你身边和你一起走完你的旅程。我最大的心愿,是看见你最终有一天能够遵从自己内心的愿望,停下来,停在一个你一生都不想离开的地方。我一直希望看见你的终点,但看来我没这个缘分了呢。

无论如何,祝安好。

关根
2018.3

————————————————
没有填坑的唯一原因是挖新坑了。
这篇极度ooc希望大家如果愿意的话,多踩踩吧呜呜呜(┯_┯)小学生文笔啊我好绝望

【簇邪】我自信

天雷狗血ooc恶俗脑洞,真的慎入呜呜呜
————————
“大概就是这样。我能告诉你的都说了。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这盘棋就稳赢了。”

男人靠在石灰墙上,从贴身口袋摸了支皱巴巴的烟点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明明两个人都才死里逃生精疲力尽,一样的灰头土脸的狼狈,这个男人却好像永远都是这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高傲得往哪随便一靠,哪里就是他的黄金王座。

黎簇冷冷地直视男人的眼睛。就是这种钻石般璀璨火焰般炽烈的光芒,看着真让人火大。那股子火气一头冲上他脑门,一头却冲向他身下,烧得他眼角都泛红。他一字一句咬牙道:“你知不知道你这副自信的样子真他妈欠操。”

吴邪并没有接收到这句话最直白最字面的意思。他只是看着少年人发狠的模样心下觉得有趣。果然跟有活力的年轻人呆在一块自己都想变得活泼了。吴邪歪过脸靠着墙,悠悠然咬着烟头含混不清道:“我自信,我出色;我拼搏,我成功。小屁孩,一看就知道你在学校没乖乖喝老师的鸡汤。今天就让你吴老师重新浇灌一下祖国长歪的小花花。”

黎簇却一反常态没有顶回去。他此时正一边忍着下身那股子邪火,一边死死盯着男人漫不经心的侧脸。

“你他妈哪来的自信能压老子?有种现在从我身上滚下去跟我干一架……啊!呜……嘶!你他妈就不能慢点?!疼死老子了!”

“我自信,我出色;我拼搏,我成功。吴,老,师,”身上那人每说一句就狠狠往里顶一下,刻意把控的节奏带出来的啪啪声回荡在屋子里,极其色气。吴邪愣怔了一会儿才依稀想起当年那事儿,他喘着气断断续续地骂,声音被撞得支离破碎:“你,他妈,个,小逼崽几,那么,早,就对我,呜……图谋不轨?唔!狼心狗肺……的东西……啊!嗯……你他妈……慢点……呜……”

黎簇放开动作大开大合地干着身下那人,终于逼得他崩溃地呜咽出声,神志不清,再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最后他掐着吴邪已经满是红痕的软腰提起来自上而下凶狠地几个深顶,抵着那人前列腺激射而出。吴邪眼神迷乱,身子因为这一下强烈的刺激抽搐着,也被迫缴了械。他哽咽着大口喘气试图获取氧气,却感到上面那人死死压了下来,燥热的吐息笼罩了他全身。他扭着腰想逃,却疲软得动弹不得。他看不见身上人的表情,也就没看到那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浓烈感情。

黎簇将全身重量都压在吴邪身上,把头凑在那人耳后,用少年人变了声的低沉声音轻笑道:“吴老师,现在是我浇灌你。”

——————————
这个是我今天模拟考的摸鱼……我考试都在干什么?
考场墙上的鸡汤一句话一辆车。对其实重点就是那句“我自信”………………我是祖国的歪花,我也想浇灌吴老师_(:з」∠)_

他既是自持的君子,又是无邪的孩子。


他是我老公。
————————
考试使我文思泉涌。晚上放考试的摸鱼嘿嘿嘿

【瓶邪】血5.


5.

他睁眼。

张起灵的唇仍然停在他的睫羽上。那温热的感觉和熟悉的气息似乎拨动了他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可下一秒便被本能的黑色浪潮吞没。

吴邪突然一挣,在这样近的距离下他一口咬住了张起灵的肩。他下了死力气,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弥散开,牙已没入肌肉群。

张起灵反射性地绷紧了肌肉。他立即察觉到吴邪气息的变化,猛地挣起身道:“吴邪!”

他看到吴邪的眼睛,破天荒地哽住了。那已经不像是人的眼睛,中间瞳孔不断张开又收缩,眼球一动不动地定在眼眶正中。一股清晰而浓郁的恶意从里面扑出来,劈头盖脸地浇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也就这一刹,吴邪提起膝盖重重捣向他腹部。

下一秒惊天动地的哐的一声,吴邪被侧身砸在坚硬的地板上。他闷哼一声,几乎已经止住了的鼻血随着这一震又喷出一股。张起灵完全是条件反射的出手并没留力气,一手扣住他的膝盖往侧边狠狠砸下去,另一手瞬间掐住他的脖子重重按在地上。

只一下张起灵就反应过来,但怕吴邪乱动,仍然用了点力气保持姿势按着他。他难得有点慌乱,低头道:“吴邪,吴邪!你听得到吗?”

吴邪却像是被这一下砸醒了。他极其缓慢而干涩地眨眨眼。“小……哥?”

张起灵却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仍然微微拧着一点眉头看着手下不断慢慢扩散的血色。

“小哥。”吴邪视野仍还是模糊的,但他好像仍然感受到了张起灵的低气压。他微微勾起一点嘴角,用气音唤他。

“我这些年……搞了点东西,到我脑子里。”吴邪没有介意两个人现在如此扭曲的姿势,或者说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够分到这上面了。他语速很慢,有的地方有奇怪的卡顿,像是刚刚开始学习说话。张起灵凝神看着他,他的目光却又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法控制地散开了,并没有对上身上人的眼睛。

“小哥,你知道……费洛蒙吧。我是……蛇语者。”

张起灵瞳孔猛地一缩。

吴邪似乎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底牌摊开了。他说出这句话后又开始了不受控制的机械性颤抖。因为失血过多,他的唇色几乎看不出来了,一样也在几不可察地颤动,干裂皲皱,看着无端端令人心疼。

“我要怎么做。”

吴邪顿了一下。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轮到张起灵问他这句话。但旋即他扯了个笑出来:“不用了小哥,你有这份帮我的心,我就很感动了。但这是我自己的事,没必要麻烦你。”

他说这话完全是发自内心,并没有什么掩藏的用意,于是整个人显得特别坦然而有一种放下了的释然。但张起灵脸色突然暗了。

——“我的事与你无关。”
——“我自己的事,没必要麻烦你。”

他神色难辨地低头,轻声道:“我什么都不能做。”

吴邪意识一直都没太清醒,这时依稀听到,胡乱地嗯了一声。但他马上就瞪大了双眼,瞳孔都聚焦了,里面溢出极其惊讶的色彩,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因为张起灵一口咬在他的嘴上,然后浓烈的血腥味瞬间冲垮了他摇摇欲坠的心理防线。

————————————
我仿佛看到了车前灯。

【瓶邪】血4.


4.

后来吴邪回想起那天自己哭着被张起灵连拖带抱地弄上楼直接扔到人床上,连一旁的胖子都被他忽视了个彻底的情态,对自己当时一边崩溃一边感到丢脸的心理很是无语。当时的他一时只觉得没想到自己十年后在张起灵这样一个本该已是近乎陌生的人面前心理防线崩溃得这么轻易,可他并没有发觉此前自己一直在潜意识里抵触的那个真相恰恰是起因。直到事后他以一种截然不同的心态和角度去审视之前的自己,这才恍然:自己对这个人的感情早已经不知不觉间渗透了灵魂。

然而在当时这样一个混乱的情景下,眼泪越是想收回去越是止不住。吴邪恶狠狠地自虐般的闭紧双眼。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吴邪已经因为心理防线的崩溃而有些神志混乱。十年风霜雨雪,再加上那些不计其数的蛇毒费洛蒙,他的情绪处在一个摇摇欲坠的脆弱的平衡点上。张起灵的回归和与他如此近的接触无疑是最后一根稻草。

直到这时吴邪还强行拉扯着自己微弱的理智,拼命想给张起灵一个警告。张起灵离开了十年,他不知道他的危险性。

可他从牙缝里逼出来的几个字愣是没让张起灵接受到警报。那个“不”字是他对自己说的。可他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理智没入黑暗的最后一瞬他仍咬着那两句没能完整出口的话——

不能伤到小哥。

小哥,走!

【瓶邪】点天灯

ooc预警!

——1——

新月饭店,一辆黑色轿车几乎是横冲直撞地急刹在门前。门前侍者略吃了一惊,急忙迎上去。后座车门啪地弹开,一个黑色西服的男人下车,看也不看那侍者,只递过去一张试样奇怪的金色请柬便径直要往里走。侍者条件反射要拦,他身后下车的几人里那个粉色衬衣打底的男人微笑着递过去一个红包,对侍者道:“我们这位小哥今儿要开荤,有点耐不住了。走得急,这不,都没来得及叫上司机。车停在老地方吧。”

那侍者也算识得场面,立即一欠身,快速扫了一眼那请柬,退开道:“小的不识是花爷的人,花爷莫怪。”那解当家略一点头,带着身后两个伙计脚下生风便追着那小哥的步子进去了。侍者转身去开车,心下嘀咕:也不知是哪位神仙爷爷,不仅连花爷请柬都拿在手里,还让这位爷解围。

解雨臣大踏步进门,一样低调正装打扮的黑瞎子和胖子紧跟在他身后,作伙计状。黑瞎子仍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胖子却紧皱着眉头。前头张起灵已直往楼上走了。一行人一路上了二楼,进了包厢一关门,胖子便先嚷起来:“小吴这又是哪一出?老大不小的人了,还在这翻车!新月这破饭店也是,还整这种事,也不怕哪天扫黄的条子上门!”

解雨臣冷笑道:“小邪这胆子真不小,雷城没折腾够,这才几天,又给我净惹麻烦。只求等下那些人有点眼色,趁早收手。”

黑瞎子笑道:“怕只怕我徒弟美色诱惑,到时候碰上个点天灯的,就难收场了。”

胖子闻言也笑了,大咧咧坐下,道:“道上的爷都在这呢!要是苗头不对就再抢一次!我就不信这次南瞎北哑和花儿爷都在,区区一个小佛爷还抢不到手!”

只有张起灵一如既往地一言不发。他进了房间便站到栏杆前往场上望,背影生硬。此时恰好也到了正点,铜铃响起。上台的却并非那个十几年前的耳力惊人的女孩子,而是一个身材火辣,身着火红色旗袍的成熟女人。四面八方都乍起隐约的低语,一阵隐秘的兴奋与期待如海潮一般卷过全场。

女人风情万种地微笑,朝台下眨眨眼,柔声道:“欢迎各位捧场。闲话不多说,大家想必早已心痒难耐了吧。我宣布:本次风月拍卖会正式开始!”

台下爆发出一阵掌声,全场都躁动起来,只有解雨臣等人的包厢一片沉默。黑瞎子突然大笑起来,冲张起灵道:“看来今天有场好戏了——小三爷一时失身风月场,哑巴张冲冠一怒为红颜。”

只有胖子心大地笑了几声,见没人接话,也讪讪地收声。整个包厢都陷入了一股诡异的凝重气氛。

张起灵突然回身,黑瞎子一个激灵,从椅子上一蹦三尺高,叫到:“哑巴你冷静!自己人不要内讧!”

张起灵连眼神都没给他一个,径自走到边上坐下拿起桌子上的拍卖册。黑眼睛刚松了口气,张起灵突然又出声:“吴邪是最后一个。”

胖子大叫:“我靠,大轴吗这不是!这焦老头真他妈心黑!”

黑瞎子嘿嘿一笑,拿腔拿调地说:“不愧是我大徒弟,不过学艺不精,睫毛术用错地方了吧。”

张起灵自进来就没搭理任何人,这时忽然冷冷一瞥。那眼神真真切切充斥着收不住的煞气,整个包厢便再没人出声了。

————————————————
我又来挖坑了(/ω\)前面的坑我还是只有大纲……
这篇也是短篇肉,后期会重口,没有剧情没有逻辑自己写来开心而已……如有不适请尽快撤离_(:з」∠)_

改了个bug!感谢即墨太太提醒呜呜呜(┯_┯)
涨姿势了!大轴是最后一个,压轴是倒数第二个……(ಥ_ಥ)

啊啊啊啊啊😱孤舟闲行太太的戒断反应到货了呜呜呜超级可爱的本!!!吹爆封设!!!还有 隔壁老张 太太的明信片嘤嘤嘤(ಥ_ಥ)好看到哭!!!!!
不@ 啦……不打扰太太,就是吹爆这个本子和这篇文啊啊啊啊😱安利给能看到的朋友蛤蛤蛤

考政治哦,忽然想到all邪tag就像少数民族,里面除了瓶邪任何一对几乎都可以打这个tag,都能统称为all邪。但瓶邪就像汉族,不能算少数民族的……

【客邪】潮

OOCOOCOOC毫无意义的摸鱼,慎入!
——————————————

潮落。
这一幕如天地倒悬。滚滚巨浪如雪崩,尘世皆湮灭在这潮中。
海天一线间有一人独立。红衣翻卷,远望似狂兽躁动不止。
而那人巍然不动,一色银蓝间刺目如火。
一白马自后而来,马上人青衫翩然如少年。
青衫人在红衣客身后勒马,利落翻身,一手将马头反手推开,一手已扑向那红衣背影。
红衣客本如立像般的身形倏忽一动,此时恰有浪头迎面而下,再看去时便见红衣客朝江边轻飘飘点地飞出,青衫人已落在他原处。
这潮一浪猛过一浪,眼见那近处的已然要将红衣客吞没。青衫人却不慌不忙顺势一回手,便如那收纸鸢之人,拽着一角红衣将那人拉回来。
红衣客这次并未有所动作,真如那鹞子般被青衫人揽入怀。
浪头扑下来。两人身影瞬间弥散在天地间。
“施主何处来?”
“自是潮中来。”
“便往何处去?”
“往红尘中去。”
“既如此,且放手罢。莫要脏了我的僧袍。”
“怎会?我即是潮,便有红尘,也保得你清净无垢。”
“你便是潮,又要佛家何用?”
“三千世界,只有空门收得下潮。”
潮起。
天地倒悬,再不见一袭青衫或一点红衣。
在那潮永不能及的远方,只见一白马。
一双人。



——————————————
睡不着摸鱼。写的爽,看完就想删了……还是没舍得QAQ不知所云的碎碎念QAQ超喜欢客邪呜呜呜喜欢死了但粮好少啊呜呜呜自割腿肉